警告逃走将被教训‧5少年欠9千赌债‧赌博场逼打工偿还

警告逃走将被教训‧5少年欠9千赌债‧赌博场逼打工偿还(吉隆坡14日讯)国内网络赌博中心引发社会问题,不只让年仅十多岁的少年进去赌博,甚至还借钱给少年赌博。5名华裔少年向赌博中心借了9000令吉,结果当晚都输光光,每人平均欠下赌博中心1800令吉的债务;赌博中心警告他们不要逃走,否则找到他们后,就会狠狠“教训”他们及须缴两倍的赌债,即3600令吉;如果没有钱还债,就要他们在赌博中心工作还债。月薪1600元过去,一般人以为只有青年和中年会到赌博中心赌博,但现在连青少年也踏足这种地方。週三,一名华裔母亲梁女士(50岁)带着16岁孩子到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诉说这个社会问题,警惕所有父母。陈姓少年表示,他之前因为不要继续唸书而选择辍学,但辍学后,他混上损友,开始跟他们到一家设有电脑赌博机的桌球中心。这些少年去桌球中心就是为了赌博,不是为了玩桌球消遣。少年坦言,他去过三四家中心,这些中心都是在隆市一带。“我开始玩赌博游戏是三四个月前,这期间曾经赢钱,当然也曾经输钱。输钱后,我就向朋友借钱,算起来现在大概输了三四千令吉。”他透露,直到上週,他与4名朋友再次到其中一家位于蕉赖啤路的桌球兼赌博中心,当时他们几个都输光手上的钱,所以5人向赌博中心借了9000令吉,意即每人1800令吉。他们当时个别赌博,但陈姓少年手气很不顺,结果越赌越大,拿到1800令吉后,就一把投注下去,结果输个清光。至于其他朋友,过后也陆续输光每人的1800令吉,陈姓少年及朋友都被中心指示“工作抵债”。陈姓少年说,中心的工作时间是从早上11时到晚上10时,一个月的薪水大约1600令吉,如果有人欠了1800令吉,只要一个月多就可以还清债务。陈姓少年欠钱的事情最后瞒不过母亲,母亲在质问下揭发此事,决定公开这个社会问题,作为其他父母的借镜。儿常回家骗钱梁女士坦言,孩子曾经向她要钱,她甚至形容孩子的行为是“回家骗钱”。她说,孩子曾经以几个理由开口向她要钱,包括修理手机,或出外看戏等。不过,她每次只给孩子50到100令吉,不会很多。她透露,在这三四个月期间,她一共给了孩子几百令吉,至于孩子是不是用在赌博上,她就不得而知。辍学后变坏梁女士形容,以前孩子非常听话,家人去哪里孩子也跟着一起去,“他只是辍学后交了不好的朋友,才会变坏。”此外,梁女士说,孩子最近几个月经常出夜街,有时候甚至隔天天亮才回家,孩子没有交通工具,去哪儿都是朋友接载。儿求母勿送感化院梁女士原本準备将孩子送到感化院,但孩子请求她原谅,她才打消念头,如今只能让孩子出外找工,让他学会独立。梁女士承认,对于孩子学会赌博,她必须负上责任。身为美容师的她,与经营养鱼生意的丈夫育有两名孩子,其中大儿子很乖巧,小儿子即当事人,最近交上损友才改变行为。她坦言,她公开这件事不是因为不要还钱,而是让更多人知道,其实他们打算替孩子还钱。“我们不会让孩子去那个地方打工还钱,大家都知道那种地方不好,如果孩子去那儿工作,只会越来越坏。”友人还清债务仍续留下陈姓少年说,赌博中心没有威胁他们,只要他们肯还钱,或在中心工作就可以抵债。他透露,4名朋友已还清债务,有些是向父母要钱,有些则在那儿工作还债。其中,两人的债务已还清,可是他们继续留在中心工作。另外,张天赐在记者会上询问少年是否要当厨师或学习维修汽车,他表示没兴趣,说自己会找工。应严厉取缔赌博中心梁女士透露,她曾经跟孩子其中一名朋友的父母谈过,对方似乎不愿管孩子,宁愿让孩子在赌博中心工作。此外,梁女士说,由于孩子没有回家,她曾找上许多孩子的朋友,她更表示孩子的朋友都怕了她。“孩子只要超过时间没回家,我就会不断打电话给他,也会打电话给他的朋友。有时候知道他可能会去一些网咖或赌博中心,我就会找上门。”她曾在赌博中心外看到一些年仅十五六岁的少年进去,“我非常生气,为何赌博中心可以让少年进去,当局应该更严厉取缔,杜绝社会问题。”不应借钱给少年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张天赐说,该部今年一共接获6宗少年涉及赌博的投诉。他说,面对这种问题,他劝请父母即刻报警,让警方处理。不过,他认为欠债还钱是天公地道的事,但赌博中心不应该借钱给少年。他补充,其实这是社会问题,只要身为父母的多留意孩子的动向,多关心孩子,相信孩子就不会涉及不健康活动。你知道吗?赌博机俗称跑马机以前的赌博机俗称为“跑马机”,同样是透过电脑操作。但那只是一种简单的程序,只需要购买点数,就可以赌博。赌博的类型有许多种,包括赛跑活动,或老虎机型的游戏。不过,随着网络的发达,现在的赌博机已可以直接网络连线。玩家同样是向赌博中心购买点数,但玩的游戏已是“实况”赌博,国内最常见的赌博机游戏是轮盘。电脑屏幕中可以看见一位荷官在丢轮盘珠子,玩家则透过电脑下注,而且过程是“直播”。‧2011.09.1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