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伪增资诈购渡假村 法院判返还土地建物

(中央社
原告林姓女子主张,和昇公司收购餐饮集团资产后,违法代偿餐饮集团负债,已有巨额资金短缺,和昇公司却于股价下跌时利用「虚伪增资」方式拉抬操作股价,让她误信和昇公司获利能力良好,股票价值与面值相当,同意以禹介民持有的和昇公司股份1340万股,以股票面值10元作价及现金新台币9600万元出售渡假村。
林女表示,她误信和昇公司和禹介民承诺不动产过户后,必然会持向银行办理贷款,用以支付第2期款项7000万元,未料,被告取得不动产后,却用来借贷金钱填补自身资金缺口,没有向银行融资支付买卖价金,还将不动产设定最高限额抵押权1亿元给予被告张姓男子和黄姓女子,坊间任何银行在不动产已设定高额第一顺位抵押权后,当然不可能放款核贷7000万元款项。
被告和昇公司抗辩,渡假村实际上是高姓6名兄弟共同经营,只是借名登记在林女名下,106年7月底,高家同意降低售价为2亿3000万元,双方签约后因向银行申贷需时较长,才会向张男及黄女借贷8000万元,并设定1亿元最高限额抵押权,以充实资金。
和昇公司表示,原本计画银行拨贷后就可清偿张男及黄女债务,并有足够款项支付第2期买卖价款,但银行估价后认为买卖标的部分未办保存登记,且台湾旅馆业萧条,仅愿意核贷2500万元,双方于是相约见面商讨解决方法,原告代表当场提出解约要求,之后却拒不办理解约事宜。
禹介民表示,原告是平溪当地望族且经营旅游业,对于当时旅游业的发展状况及取得和昇公司股份后能否获有利益有一定程度预见,而非完全无法判断,且当时为求谨慎,也请地政士、律师见证契约的真实性及合理性,在这情形下不可能让他行使诈术。
另外,禹介民指出,原告提到看过和昇公司106年上半年财务报告,流动现金仅365万余元,知道他与和昇公司支付价金的能力,才会同意用股份作为给付部分价金,原告主张受到诈欺与事实不符。
法院审理后,认定和昇公司和禹介民辩称买卖契约已合意解除难以採认,且买卖契约价格经鉴价结果虽达2亿3000万元,但经高限额抵押权后,是否仍可向银行贷款达第2期款项7000万元,实有疑义,难认和昇公司和禹介民确有给付真意,判决应返还土地及建物,全案可上诉。
(编辑:方沛清)1080908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