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们成了你们的前任男女友

文/唉凤八

「 唉凤八,我哪里比不上她的前男友?」

「 大概是他比你长吧⋯⋯我是说前男友比男友长一个字。」

有一种感情,叫做「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别太快冰释前嫌」。

这句话是出自王菲的〈匆匆那年〉这首歌,林夕填的词,大意是在说我们年少时多少都经历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然后这个人离开了身边,却走不出心田。

于是我们带着那股惆怅长大,却依然惦记着旧的人,期待着有朝一日的我们能重新再见,并且因为彼此心中还有对方,再次重新相恋。

哇靠,听起来超级浪漫的!

在多年之后,曾经的恋人又回到了身边,两个人都长大了些、成熟了些,当年青涩的爱,如今有能力让它更好了,我想我们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是上天的旨意,要我这辈子只跟你相恋……

……喂,醒醒吧!这里是现实,不是在拍电影啊!

那个人早就走进别人的生命中,让过去就只是过去了,而你还留在憧憬里,痴心绝对的等着前任回头干嘛?是期待有一天前任会被雷打到,突然大彻大悟,回头找你吗?

好,就算那些前任终有一天会回心转意好了,有件事我就更不解了:既然你的心里只有前任,那干嘛答应跟别人交往?

是你在等待的过程中按捺不住长久的空虚寂寞觉得冷,还是一时意乱情迷的觉得别人能够取代那个人,然后交往之后才发现,原来情人还是老的好,对不起谢谢你的爱,让我明白我还是最爱那个曾经的深爱?

Ok fine,我们都是傻瓜,是我们一厢情愿让你予取予求,而你只是不想看我们那幺辛苦,所以勉强接受我们的嘘寒问暖、我们的呵护至极,勉强接受跟我们交往,勉强接受我们把你当成真爱,而你都知道是我们错爱,却又不忍心说破而已……

什幺,你说是我们自愿要付出的,你根本就没要求过我们付出?

对对对,是我们不好我们不对,那我们最后也只能送你一句话:不想冰释前嫌,那你就守身如玉一点!

在陈奕迅的〈世界〉这首歌里头,有两句描写爱情的歌词,我觉得写得很好。他说:

原来爱情的世界很大,大的可以装下一百种委屈。

原来爱情的世界很小,小到三个人就挤到窒息。

爱情,永远都有一种独占性。那是一种只属于你跟我的情感,不容许他人介入的情绪。

就像是一间套房,里头的房客只能有一位,如果你同时出租给两个人,除了有个人势必要搬家之外,你还会被告诈欺。

但谈恋爱无法对簿公堂,说你欺骗,也无法控诉那个人侵占。所以,大部分被这种心中还有谁的对象给伤害了,也只能摸摸鼻子自认倒楣,顶多就是上网咒骂你一顿罢了。

但更多时候,除了骂,更气的是自己为什幺比不上那个谁。这倒是有点非战之罪了。

回忆之所以为回忆,就是因为连苦涩的部分事后回想起来都很甜美。

就好比男人当兵一样,每个男人从军的时候苦得要命,每天都在臭骂那些班长排长连长营长的,却在退伍之后,每一件狗屁倒灶的事都能拿出来说嘴一番。

但如果你问他:「那要你再当一次兵呢?」十个男人有十一个都会跟你说:「拎杯谋爱!」

是的,不是你不好,而是回忆会自动把一个人、一件事给神格化了。毕竟,如果说每段感情会分开,都是有一方、甚至是双方有问题,那怎幺可能分手之后,突然之间每个问题都变得没问题了?

其实,他们只是眷恋着那种又酸又苦,苦中却带甜美的遗憾罢了。就像是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里头说的: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硃砂痣。

是呀,黏在身上的饭粒只会让人想拿掉,而烙印在心上的那颗痣,却不是说放就放的。所以,遇见这种人,最好的方式就是也成为他们的前任,去当那颗硃砂痣。

因为他们太喜欢那种分离的痛楚与惆怅了,喜欢到自以为是琼瑶小说里的主角,一定要在某个下雨的夜晚,在那个街头的转角又跟妳巧遇,然后先是惊讶,接着问妳一句:「最近好吗?」

接着,他会展开挽回大攻势,什幺照三餐关心呀、约妳看电影呀、聊聊往事呀、温馨接送情呀……诸如此类的事情,只为了跟妳破镜重圆,再续前缘。

但谈恋爱,要的是两个人能好好的一起往前,谁要跟你一起演琼瑶,当什幺痣啊!现在都看日剧韩剧欧美剧比较多了啦!

对于这种房间里面永远都有一个谁的,就别去争那个房间了。你错过了小套房,搞不好下一间是楼中楼啊!

本文出自《我们都一样:致曾经受伤的自己》三采出版

等我们成了你们的前任男女友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