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重新站起的本土语言,请吴部长不要被语言工具主义绑架!

10月初一则重要的新闻「本土语言仍列选修」就这样消失在黑心油的风波之中,虽然按照台湾从来不愿意正视语言议题的习惯,并不令人太意外,但看着这一座美丽宝岛即将丧失她灵魂的一部分─多语─就让人恨不得想冲进书店撕破满山满谷的英文学习书籍。

等待重新站起的本土语言,请吴部长不要被语言工具主义绑架!

教育部长吴思华说,将本土语言列为必修不符合新课纲调整的方向,也就是增加选修的空间、减少强制性的必修。这个课纲的修改大方向没有问题,但是不适用于本土语言。吴部长一番说辞透露了「语言工具主义」(linguisticinstrumentalism)的鬼影正在绑架台湾的多语梦。

「语言工具主义」是晚近资本主义中,将语言放进市场逻辑中去讨论的后果,语言逐渐摆脱其与族群文化、认同的纯正连结,转而成为一种纯粹的工具,可以被标準化、被予以量测。吴思华的论调,再次展现了台湾正朝此路走去的蹒跚,因为这条路实在诡谲。把本土语言(或说母语)和一般的选修科目划上等号,将其说成一种学习自由市场中可供选择的教育产品之一,其实背后的逻辑就是「不视语言为语言」,而是「工具」,如果「学生有修习的意愿」,学校再来开课,简单来说:有人要买,我再来卖。

当然,台湾步上这条路,不只在这次教育部的决策。有个弔诡的现象──各种语言检定也位在语言工具主义的鬼影下。原住民诸族语检定、客语检定等,呼应了语言是可供标準化的工具,彷彿考过了检定就是某种资本的证明,但有在关心这类检定的都心知肚明,要考过某些等级基本上只要看熟题库和资料就好。曾几何时,台湾的本土语言竟然像那些明确在就业市场被贴上价格标籤的英语、日语等一样,需要办这种检测?

「语言工具主义」的最大问题就是,一旦语言学习被建构成一个看似自由民主的市场,然后有一些方式可以鉴定能力,那幺离语言复振基本上愈来愈远。语言的本质在于牵扯其中複杂的认同与集体记忆,当一个族群对自己的语言没有认同、没有记忆,他们怎幺会愿意去学习?而缺少热忱的主要原因就是,整个台湾社会并没有让本土语言有光荣自身的机会,不是官方语言、不是教学语言、不是买东西的语言,什幺都不是的情况下,只靠着用检定考试去激励族群学母语,最后学到的,真的也就是资本市场中的一种产品而已。

等待重新站起的本土语言,请吴部长不要被语言工具主义绑架!

指着月亮的手不是月亮,保留了剥皮寮的房屋外壳不表示保住了文化;同样地,在语言工具主义的思维主导下,即便身为半个客家人的我,通过了客语检定,也不代表我就保住了我的语言,顶多我得到了语言的空壳,那个徒有文法、发音、词彙的结构空壳,人去楼空。

台湾现在首要的就是,清楚地了解到本土语言不只是一个学科而已,不只是一种学习市场中可以被购买的产品,我们要替语言的空壳重新注入族群的记忆与认同,让本土语言有发光发热的机会来让自己成为有价值的宝物(我说的是value而非price)。要让我们的下一代在学校中知道,本土语言被国家认可,本土语言之于我们,是人生之必须,所以被放在义务教育。而全部的全部,就从将本土语言列为必修开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