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武、签「生死状」决斗受伤,对方要负法律责任吗?

日前新闻报导,绰号「深海阎王」的柔术高手王毓霖等三人前去空手道黑带五段的朱雪璋开设的道馆比武、观战,王却遭断脚筋,使整起事件从切磋武术演变成互控伤害的罗生门,真相有待检警调查釐清。

不论身体对抗性的强弱,所有的运动都有受伤的可能,就如同我们日常生活一切活动一样,都伴随着高低不一的风险。但,从事竞技运动本身就是一个高风险行为,因为此类行为导致人身受伤的可能性较高。

那幺,假如我们在正常进行一般身体对抗的竞技运动,比方说拳击、跆拳道、美式足球、篮球等等比赛时,造成对方受伤,在刑法上会不会构成伤害罪?还是受伤的人自己选择从事了高风险行为,应对自己负责?

又或是电影中常见的比武决斗桥段,难道主角把人打得连他老妈都不认识,都不需要负责吗?在负不负责之间,是否有一个界线存在?假如有一天,断水流大师兄和何金银相约比武,两人签了生死状,约好「躺着的人输、站着的人赢」,后来双方比武,何金银以一招「无敌风火轮」,将断水流大师兄打成重伤昏迷。那幺,何金银打伤大师兄会不会构成伤害罪呢?

法治秩序容许的竞技运动,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就是必须要有完善明确的运动规则,尤其是预防运动危险、保护人身安全的规则。在运动规则的规範下,参与者可以预见自己有可能会受到什幺侵害,比方说我参加拳击比赛,不用担心对方会起脚踢我的头。

比武、签「生死状」决斗受伤,对方要负法律责任吗?

在有一个具有公信力、多数参与这个运动的人都认同的规则之下,去讨论参与者需不需要为自己的受伤负责,才是合理的。运动规则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标準,通常故意使对方受伤的动作,多数都是犯规的,即便是拳击、跆拳道等高度身体对抗运动也会规定不可以插眼、撩阴等等。所以如果是在合乎运动规则的前提下,造成对方受伤,通常不会构成伤害罪。

而这背后的理由是:有自我负责能力的运动参与者,在正确地认识这个运动可能会造成的特殊风险、了解有可能会导致自己受伤后,依然自愿参与运动,那幺如果真的受伤了就必须自我负责,所以不该责怪造成自己受伤的行为人,刑法也就不应该处罚行为人,学说上称之为「被害人自我负责原则」。

然而,如果没有完善明确的运动规则,参与者就无法正确地认识运动可能的风险,不算是法治秩序下容许的竞技运动,就要回到一般刑法下对伤害作评价。何金银和大师兄之间,两人的比武就只说「躺着的人输,站着的人赢」,毫无规则可言,因此不算是竞技运动,何金银打伤大师兄应该以一般的伤害行为来评价。

此外,我国法原则上容许个人在不违背公共秩序善良风俗的前提下,可以承诺放弃一些属于个人的利益(法益)(注一),比如说出于趣味,猜拳输的人要被弹一下耳朵,也就是输家同意赢家侵害身体的利益,造成自己耳朵轻微的红肿。但是特别重大的利益,比方说生命或是重要的身体机能,就不能够因为自己的同意而放弃。因此我国刑法规定有第275条的加工自杀罪以及第282条的加工自伤罪(注二)。

而电影中,两人签署的生死状,可以说就是两人间互相承诺、同意放弃自己的生命、身体重要机能法益(利益),这就是我国法律绝对不允许的。因此,何金银打伤大师兄就该当刑法第282条的加工自伤罪。

延伸阅读:

李旻娟,2012:《竞技运动伤害行为之可罚性─以被害人自我负责为中心》,成功大学硕士论文。

注一:行为人的不法行为,原则上可以因为被害人事前的承诺(同意),而阻却违法,不构成犯罪,此即学说上所称的「得被害人承诺」的阻却违法事由。理由是行为人不法行为所侵害的是被害人的利益,而被害人对于自己的利益有处分的自由权,被害人可以自由选择要不要放弃自己的利益。但承诺必须在被侵害前表示,且在被侵害时没有反悔,才有阻却违法效力,事后的承诺并无阻却违法的效力。

注二:《刑法》第275条:教唆或帮助他人使之自杀,或受其嘱託或得其承诺而杀之者,处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前项之未遂犯罚之。谋为同死而犯第一项之罪者,得免除其刑。《刑法》第282条:教唆或帮助他人使之自伤,或受其嘱託或得其承诺而伤害之,成重伤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因而致死者,处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