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地方过日子

换个地方过日子

谈到旅行的乐趣和意义,如果把这个概念推得更深远一些,就成了「换个地方过日子」。

现今社会一个人居住在什麽地方很可能和就学或就业有关,而对于已经进入人生下半场的朋友来说,选择条件宽广得多,可以参考的依据包括房价物价、气候、交通、便利性、医疗、亲友等等。

遗憾的是,或许是受传统「有土斯有财」观念影响,多数台湾人通常很少变换居住地点。个人看法是:家乡是唯一的,落叶应该归根,但在此之前,世界之大,何处不能为家?尤其现在科技,交通如此发达,天下若比邻,过去造成人们情感交流、生活方式隔阂的时间空间,如今早已不是问题,如果不善加利用这些特性来增加生活福祉,岂不枉身为一个现代人?

拿我环游世界时在船上遇见的许多外国老先生,老太太为例,当三个半月行程结束我俩準备打包回家时,他们也在打包行李,但目的不是回家,而是跳上另外一艘邮轮,直接展开下一趟旅程。我后来才知道不少西方老人一年有一半以上时间在邮轮上度过,对他们来讲,这样的时间安排早已超越偶尔出门旅游的概念,而是货真价实的「换个地方过日子」。

当然,西方世界无论从社会结构,福利制度,文化背景,生活习惯各个角度来看,都跟我们有相当大的差距,但它山之石,可以攻错,在用简单一句「他们是老外啦!」就完全排除类似尝试的可能性之前,还是应该试着理解他们选择这种生活方式的背景和动机,相信其中必有一些值得我们思考借镜的地方。

首先,这幺做势必很难经常跟子孙在一起,我曾就这点问过他们,得到的回答是他们很想念子孙,几乎每天都通电邮电话,但要减少旅行以增加和子孙相处的时间,他们可不愿意。原因是他们大都认为生活总归是自己在过,除了老伴之外,不想依赖别人,也不愿被别人依赖,何况如果想要利用所剩无几的时间看世界,做想做的事,就必须做出取捨。

西方老人对金钱的看法也和我们有较大差异,旅行需要花钱,东方文化通常将和旅行相关的花费视为非必要的的开销,在经济条件不是很宽裕的情况下,旅行常为其他被人们认为更重要的事物让路,而即使有钱,许多人也宁愿花在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奢侈品,而不是船过了无痕的旅行上。

东方人储蓄养老,养儿防老的观念较西方人强烈许多,与其花钱旅行,许多老年人选择把钱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花不完就留给子孙。西方人很少留遗产给子孙,倒是许多人认为旅行是生活必需,花钱理所当然。他们把「破产上天堂」,也就是离开世界的那一天花光口袋裏的最后一块钱,视为理财的最高境界,这样的观念自然造成东西方老人在旅行质和量,甚至整体生活品质上的明显差异。

「换个地方过日子」不止表现在旅行,也在于愿意按照自身需求的改变而移动自己,改变居住地。退休人士不需上班上学,没必要在拥挤吵杂,费用高昂的大城市与人争抢一席之地,许多人用例如熟悉,社交圈,便利等作为不移动的原因,这些理由大都经不起仔细推敲,真正的阻力其实是人们害怕未知和改变。

我个人离开职场后从未居住在老家台北,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我认为台北的房价不合理,如果买房居住,或许账面上身家节节升高,却无法让我将钱花在能提高生活品质的地方。二是台北过于拥挤,既然不需上班上学何必在此人挤人?事实是,即使房价物价和台北一样,我都会选择住在空间较开阔,步调较缓慢的台北以外县市,然后每个月搭乘高铁往返台北拜访亲友。

有句话说「旅行在年轻时是教育,年长后是经历」,换个地方过日子的道理正是如此,陌生未知的确令人裹足不前,但冒点风险,克服挑战却也是生活乐趣和意义的泉源。在所有限制人们移动的原因中,我认为只有健康和医疗较难克服,其他大都只是意愿问题而已。换句话说,念头一转,海阔天空,生活充满无限可能!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Kate Ter Haar

《三大叔乐活退休术》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