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书本去旅行

带着书本去旅行

在旅途中阅读,是工作忙但喜欢阅读的我的最高享受,旅行中得到的阅读享受,对我来说总是多重的。

首先,出门旅行无论是为了工作,还是特别为了休闲而出走,一路上总是因为减少了需要打点生活的杂务而多出一点时间,和一份不同于日常的心情。而时间与心情,恰好都是享受阅读的必要条件。

关在机舱里阅读,是我喜欢的活动之一,就像我也喜欢在机舱里用餐。我通常会在用餐时看一部电影,带上耳机的世界,特别独立,因为四週的人也都认真的在自己的世界里享受食物。陌生人一起用餐而彼此不相干扰的情景,只在飞机上才有。不吃饭的时间,我通常也睡不着。就着只照亮自己那小範围里的光晕读书,很有乐趣。有时旅途很长,四周好睡的人大半都沉入梦乡了,我在偶尔起落的酣声中阅读,也是搭飞机的乐趣之一。只是,在飞机上读书总是单手握书,久了手也酸累,所以,我通常不带厚重的书上飞机。如果一定想看,我就会把书给拆了,分成小小的一本、一本。这样的书,通常是需要看了想,想了再看的那一类。

夜晚在旅馆里读书更是我旅行中的一大享受。平日里,背垫看书枕在睡前阅读片刻,虽然也是我固定的作息之一,但工作的责任心总使我在很晚时才能享受阅读。不像旅行中的夜晚,留一段足够的时间,好好地躺在床上看书,是这幺理所当然的享受。如果所看的书又刚好是旅途上意外的收穫,那阅读的心情就更满足了。我记得《考工记》就是我窝在上海华尔道夫饭店那张又高又大的床上,连续两晚认真读过第一次的一本书。

了解这种阅读旨趣的人,不只是我,也是女儿的感受。在我与Abby 一起旅行的经验里,她愈大愈不能离开书。有几次我也曾想过,她这样飞行来到一地,怎幺总是手不释卷(她是新一代的人,用电子书就不用像我这样拆书)。我再仔细一想,她不也就是在享受我自己所体会到的、那种超越平日阅读形式的另一种享受吗?

无意中去了一地而读到某一本书,或某一篇文章,或因为所到之地又想起曾经读过的书,也是旅行里经常发生的阅读喜悦。

如果不是因为去了瀋阳故宫,我想我应该不会有机会好好的把〈盛京赋〉读过。那份开创惟艰,守成不易的衔念之心,我也是在夜晚饭店的床上,就灯用心展读的。记得第一次从车上无意中看到「静安寺」的时候,它突兀地处在这幺热闹的背景里,简单地显现了一千多年来的存在。我很高兴在无意的车过时与它谋面,似曾相识地想起这个名称在阅读里的熟悉。追想着,第一次是在谁的文字中看到这个地名的?是林文月的散文吧!她似乎曾在一篇讲到童年书店或故居的文章中提起过「静安寺」,还是在胡兰成的《今生今世》呢?他跟张爱玲的认识也在这一区。无论是书中读过的地名或故事,只要在旅途中不期然而遇,心中就有一种属于阅读的微微激动,一种因为通过阅读,它就对我别具意义的欢喜。

旅行中合适于阅读的空间,更是让人不能不为这种吸引人的氛围而割捨掉一点其他的安排。

有好几个历史悠久的饭店都有适合阅读的一些角落。在清晨或黄昏,在角落中小坐片刻,读几页书,同时享受着宁静中的思想与思想中的宁静,又是旅途上的另一种收穫。

在欧洲的一个午后,我们从外面回到饭店,阳光照在一张厚实的大木桌上。我想起了普利摩‧ 李维的《週期表》,突然哪里都不想去了,只想请侍者送来一杯咖啡,坐下来好好阅读几个小时。

我翻开书页,心里又一次对人能从不断重组的文字,获得那幺深刻的平静与喜乐,感到不可思议与相遇的幸运。

摘自《旅行私想》

带着书本去旅行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
Photo:蔡颖卿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