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中吃一碗麵 ◎咏棠

之一、好时节
乾麵、鸡蛋与酱油。乾麵要黄色那一种喔。
外婆家的山路口有一间小小的柑仔店,贩卖着民生用品,童年居住山中,妈妈总会拿出几枚十元铜板,嘱咐我与手足们,走过蜿蜒山路,去购买当天需要的物资。
山林里瀰漫薄荷气息,虫鸣啾啾隐在青草深处,提着那一袋五味俱全的食材,我和姊姊,有时和弟弟妹妹们一边走着,一边笑着,心里无限欢欣。
山中是多雨的气候型态,因此,冰淇淋似的雾状色泽,常常从不知道的方向,四面八方汹涌而来。所幸,低海拔的能见度影响不大,撑起伞走入预言似的迷雾中,是童年度过美丽时光精采的回忆之一。
中午过后放晴了,豔阳高照地。蝴蝶像披上花纹彩衣的翅膀,漂亮而瑰丽,「双飞西园草」只见牠们向着路边一整排不知名的野花野草而去,一双双、一对对,愈来愈多,开始驻足嬉戏,群聚的力量很团结,飞舞一首诗意。
就是在一首诗的氛围里,我遇见了你。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春夏秋冬无论是哪个节气,你总是能坐在花丛蝶影间,将一座山的活力描绘得栩栩如生。
缤纷的花朵在你的油画里盛开,多彩的颜料与笔尖合作无间,展现着植物之美;偶尔,被雨水洗涤之后,你也会着墨一幅空谷小溪,图绘激昂着的飞瀑。
一幅幅不懂呼吸的画作,因此彷彿活了起来。
只要心灵洁净毫无杂念,就能天天是好日,四季皆是好节气。你说。
我觉得你和我一样容易因为一朵花开而感动,我觉得比起流水淙淙花朵要来得更加多采多姿。
就像四个不同的季节里,晴雨晨昏,你都不辞辛劳地站在云深不知处赏花,为了贴近大自然,你牺牲睡眠,有一次你幽默对我说:「黑眼圈也值得。」
我愿意相信,谁都乐于在仰观霞争辉或是耳听虫吟鸟语里,以时间作为代价的付出。
「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李煜《清平乐》
冬季里,梅花似雪大片盛开;春季中,盛开的梅花纷纷飘坠。仍是寒风时节,你避进一个亭子,打算以眼前景物为角色,绘一幅「落梅疏雨」图,我架起简易瓦斯炉,就在离你不远不近的地方,煮起汤麵来。
拿出调色盘,你让几种漂亮颜色住进去。颜料拌匀的时刻,汤头的香气也昇华了,你说:「天寒地冻的气温,最渴想一碗汤麵的滋味。」无关气温,有饥饿的感觉,都会渴想一碗麵的滋味啊!我把煮好的麵送进你手中,确定在落梅如雪乱的时序中,有热度的食物不但能饱餐一顿,也可以温暖心灵。你将最后一口汤喝完后,拿起笔,有耐心地持续作画。
「落梅疏雨」图。我看见你的画,着墨着远方雨景,涂绘出石阶的乱梅。这雨景吹起的会不会是唐朝风?这落梅在夜间又是否会映照着宋时月呢?很想问你:
当你我的春天完全过去之后,你画中的季节也会改变吗?
之二、只是近黄昏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宋‧李清照
向晚时分,你站在窗边向外看去,巴掌大的梧桐叶滴垂着零星的雨,刚放晴的天空,余晖染黄大片云端,你指着晚霞的方向对我说:
「一字排开的归雁,在夕阳下飞翔的剪影,会有漂亮的规模。」
真的欸!我惊呼。「天边归雁披残霞」说的是不是这样的画面?你说那渐行渐远的背影飞向夕阳,缓缓淡去,多像一种坚持,坚持着表达「夕阳无限好」的优点。
我没有慎重地去深思熟虑你的话中意思,一样的日出日落映照着四季里的花开花谢。你我的缘分在更迭的岁月中消失。我煮了一碗麵送给饥饿的自己时,云端正巧晚霞满天。
只是近黄昏。忽然之间,我想起诗人李商隐的感伤,千年之前,他在向晚中驱车登古原,遇见的夕阳,是否穿越时空后,成为此刻黄昏中,在我眼前燃烧天空的夕阳?今天,一样的向晚,一样的万物剪影,只是,你不在了。我举起相机,拍一张曾经映照过古原的夕阳。
夕阳,也曾照亮你的脸庞。
梧桐;细雨;古原,这些让黄昏更有情味的角色,都离不开夕阳吗?
揣想的瞬间,云端上的晚霞光影,悄悄地,调暗了几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