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核甩卖水电资产包后续:国资仗势霸淩 优质资产“烂尾”

香港,中国 - Media OutReach -  - 从今年9月考察东北到回信勉励广大民营企业家,到金秋十月广东之行,再到中央政治局会议、民营企业座谈会,近一个多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频繁力挺民营经济,着重强调"两个毫不动摇"、三个"没有变"。

事实上,民营经济发展正在面对前所未有的困难和问题。今年以来,关于"国进民退"的讨论再次回潮,在混合所有制改革政策出台的三年后,中国着名经济类报刊《中国经营报》日前刊发调查稿件《15亿资产转让惹祸 接盘方称中广核"爽约"》,直指中广核能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广核能源)在资产转让过程中不作为,致使多家民营企业陷入纠纷或濒临倒闭。

"纠正一些政府部门,大企业利用优势地位以大欺小,拖欠民营企业款项的问题",讲话精神旗帜鲜明,掷地有声,目的是真正肃清市场,为民营企业纾困。

推诿责任矛盾激化   民资利益如何保障

据中国经营报方面调查,随着国企中广核改革深入推进,沙湾电站作为以市场化手段向民企剥离的资产,并未妥善处置致使后续问题频发,民资成为改革的"牺牲品"。

据了解,2017年,深圳富港电力集团购入水电资产沙湾电力50%股权,由于卖方中广核能源在收入交易款项后,长期拖延交割约定的额外10%股权,推诿履行其余合同条款,致买方企业和沙湾电力面临危险处境。

中广核能源是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下属企业。在2018中国企业500强榜单中,中广核以853.55亿元的营收位列第194位。

根据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的信息,,中广核能源转让13个水电项目。其中,有12个项目要求意向受让方同时递交意向受让申请,打包转让。

打包转让的12个项目分别为,中广核红花水电有限公司、中广核桂柳水电有限公司、中广核古顶水电有限公司等9家水电公司的部分或全部股权及相关债权,以及Huamei Holding Company Limited持有的Meiya Power Project(BVI)II Limited、Meiya Power(MPH)Limited和Meiya Xiangyun(BVI)Limited 100%股权及相关债权等,挂牌总价为51.54亿元。

单独转让的中广核亚王木里县沙湾电力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沙湾电力")50%股权及10.9亿元债权,挂牌价为15.3亿元。

接手运营沙湾电力的是深圳太谷电力控股有限公司(已更名深圳富港电力集团有限公司)。
据富港电力方面称,2017年,经四川九龙公司推荐,参与中广核能源对沙湾电力50%股权的资产转让。

前提是,依法妥善处理沙湾电力员工安置,同时受让四川九龙持有沙湾电力10%的股权,与上述50%股权具有"捆绑性",达到最终持股60%。

此外,原股东的纠纷需在股权转让工作后四个月内达成和解,以便后续股权顺利过户、并表。同时,中广核承诺并公开告示,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将买断沙湾员工工龄并完成员工市场化补偿。

经过中广核内部评估,挂牌转让的沙湾电力50%股权价值2.2亿元人民币。富港电力于2017年8月,通过上交所以双倍价格4.4亿人民币,外加承接中广核10.88亿元股东借款,总计15.28亿元。同年10月,完成交易价款交付。

据工商登记信息,,沙湾电力进行股权变更,然而,截止目前,企业的持股结构为太谷电力持股50%、广西亚王电力开发有限公司持股31.80%、四川九龙电力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7.77%、深圳市融程实业合伙企业持股0.43%。

其中二股东广西亚王与三股东四川九龙均为亚王能源集团下属企业。

能源领域是改革最难推进的一环,在民企在接盘原为国有资产的沙湾电力时,背后成因和交割过程复杂,这场交易远非公开数据表面反映得单一简单。而没想到的是,在接近一年后,中广核能源方面对双方"绑定性"条款几乎无一做到。

首先,富港电力仍然没有顺利接收合同约定的额外10%股份,据富港电力称,四川九龙所持沙湾电力10%股权被中广核能源公司冻结,而中广核公司内部管理机构和人事频繁调整过程中,"不作为、不履约",造成该事项停滞。

据双方签署的《员工安置方案》、《关于能源公司所持沙湾公司50%股权及股东借款转让事项的协议》合同原件,也印证了富港电力方面的说法,过户后,中广核公司内部管理机构和人事进行了频繁调整,"新官"无视双方共识的"旧账",在沙湾水电站的股权交割、历史问题处理上,富港电力在反复与中广核能源交涉无果后,富港电力发出《催促函》《再次催促函》,甚至《律师函》等,中广核方面仍拒绝协商。

在员工安置方面,国家规定的"买断国有职工身份"政策被无视,沙湾电力原员工前往深圳中广核大厦门前拉横幅事请愿也无法让中广核执行相关规定。员工至今得不到合理安置,直接影响着水电站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沙湾电力机械和电气事故频发。仅今年8-9月,公司发生两起重大生产运营事故,2号发电机组因事故处于停机状态,预计3月内无法运转,造成2500万左右经济损失。

此外,从前,央企为了比规模、上政绩,到处跑马圈地大量收购水电项目以扩大规模及申请补贴,据富港电力相关人士称,仅在2010年,中广核以沙湾电力名义向国家申请贴息补助,金额在5000万元以上,并单方面佔有,具体数额沙湾电力自身不详。

目前,该"资产侵佔"案件已在四川凉山州中级法院立案审理。

国资与民争利   混改旗帜下陷阱重重

2016年以来,水电开发明显降速。全国新增水电装机规模约1000万千瓦,总装机3.3亿千瓦,新核准开工重大水电项目11个。国家能源局公布的《水电发展"十三五"规划》显示,常规水电的新开工规模相应"十二五"时期减少了一半,中国水电建设幅度开始下调。

媒体此前引述中广核能源的说法称,大规模转让水电业务是响应国资委的要求,退出水电行业,重点布局核电主业。除了在境外上市公司的水电项目资产外,其他水电项目将全部撤出。

央企加速退出非主业领域,本是给资本市场创造了投资机会。但实际上,部分水电项目成本、管理成本高,导致收益率低,留给接盘民资的还有股权债权结构复杂等难题,交割过程漫长。

在水电行业,流传着几宗破产事件。曾经与中广核合作开发水电项目的四川最大民营水电企业,四川洪雅禾森电力公司,在开发脚基坪水电站时,因中广核长期干预工程建设,最终导致水电站造价攀升,发电后出现巨额亏损,中广核提出巨额索赔,洪雅禾森放弃应诉,目前已全面破产。

中广核与福建民企股东合作修建四川凉山州甘洛县玉田水电站时,也因中广核强势干涉工程,致使电站竣工造价超出预算40%以上。中广核不愿承担责任,对民企股东发出索赔,该企业因此处于"困死"状态。

水电运营原本就是一个难题,金沙江、澜沧江、大渡河流域等等规划皆为一库多级水电站,蓄洪发电创造收益,兼顾协调防洪、灌溉、航运等民生保障。企业进入后需协调多方利益关系,不乏大唐、中水、华电、长江三峡集团、葛洲坝集团等大型中央企业参与其中,民资在央企"巨无霸"面前实属弱势。

在沙湾水电站的建设过程中,中广核同样强行干涉。

沙湾水电站所在的木里河是雅砻江中游右岸最大支流,干流河段全长388千米,落差2210米,规划开发方案为"一库六级",自上而下为上通坝、卡基娃、沙湾、俄公堡、固增、立洲共六级电站。

被寄予优质水电站期望的沙湾水电站有着天然优势,工程于2005年开工建设,总装机容量24万千瓦,但由于资金问题停工一年,中广核违反承建条约,强势介入工程,导致严重工程事故,发电后延三年时间。工程造价增加8.5亿元,多起纠纷和诉讼悬而未决至今。

国有资本的进与退,缺乏相应的机制和制度可循,中广核能源在合同履约中长期推诿,致使民资不慎沦为改革的牺牲品。

众所周知,过去近40年,中国经济增长超过60%的贡献来自民营经济。中国经济取得成功的关键是民营经济这个"增量"部分释放出来的生产力,而不是来自存量的国有企业。

反观当前民企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已是生存而非其他,避免"国进民退",留存民资的有效生产力,更应约束佔有大量社会资源的国资的围利行为,妥善处理资产处置后续工作。

市场反复申说,在国资退出之前的盈利,要独立核算,增值收益用于社会保障、稳定就业和民生领域。

民营企业中国经济最重要的压舱石和原动力。"要看到,在国资剥离过程中各企业各自为政,现有支持和规范力度仍然不够。"一位不愿具名的水电专家分析,"在试错后,摒弃国与民之争,积极应对,共同走过寒冬。"

 



中广核甩卖水电资产包后续:国资仗势霸淩 优质资产“烂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