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被拯救的迷你睡莲

等待被拯救的迷你睡莲
图片来源:摘自本书

身为热衷于植物保育,同时也是长期的睡莲爱好者,我开始寻思,有没有什幺法子能把以上两者结合起来呢?世间有没有一种睡莲已经灭绝了(或是濒危),让我可以去帮忙抢救?显然没有像模里西斯的蕾丝杜英那样的经典故事,但或许是因为没有人去寻找过?

然后,我看到另一种非洲睡莲的资料,也就是温泉睡莲(Nymphaea thermarum),这是一种很小巧的睡莲,近代才发现的,而且只长在一个地点。这种睡莲打破了规则:它不是生长在溪流,不是生长在河川,更不是生长在湖泊里。

它生长在温泉里。

「我得栽种它。」我心想。

直觉告诉我,单一地点对一种水生植物来说,是顶级的灭绝处方。我请教邱园同事以及世界各地的专家,发现野外大约有50棵植株,人工栽培的有2株,但是没有人晓得如何繁殖它们。我的机会来了,再没有比这种睡莲更适合令我痴迷的了。

意外现身

1987年,当时25岁的费歇尔(Eberhard Fischer)教授还是一名大学生,在卢安达的艾伯丁裂谷调查植物。他运气真差,车子抛锚了,但是从另一面看,他运气也真好,他因而在马希尤萨(Mashyuza)温泉旁边扎营了好几天,也就是在这里,他发现了一种迷你睡莲。这是一种等待有人发现的睡莲。

这个温泉位于一座石灰石採矿场的底部,离水泥厂只有几公里,而且温泉冒着泡泡形成了一座很大的绿池。池水往外溢流,形成一个小瀑布,他在瀑布底发现了他的小睡莲。这种睡莲的叶片直径只有大约2.5公分,而且莲叶边缘是平整的(其他热带睡莲物种的叶片边缘都呈锯齿状),整株植物只有约10~12公分宽。他立刻想到这会是一项大发现。1年后,这个新种被命名为Nymphaea thermarum 。

他採集了一些植株,拿回德国美茵兹的约翰尼斯.古腾堡大学植物园(Botanic Garden of Johannes Gutenberg University Mainz)和波恩大学植物园(Bonn Botanic Garden),种在那里的温室里。有趣的是,这种植物即便是人工栽种,生长环境变好,个头还是一样娇小。更神奇的是,它在较冷的水里一样能快乐生长。虽然最初发现的时候,这植物是生长在温泉边缘,水温大约摄氏40度。这种睡莲的生存能力很有两下子。

后来费歇尔在艾伯丁裂谷辛苦搜索了不只50座温泉,包括亚伯特湖、爱德华湖以及坦加尼喀湖,还是没能再发现这种睡莲。

一个小物种出现在一个小地点,这植物很脆弱。我晓得这种睡莲在美茵兹和波恩有许多植株,但是能够让蒐藏量倍增,总是件好事。即便有专家栽培,蒐藏的植株愈多,该种植物就愈安全。

总是来不及长大

有一天,我收到一封来自波恩工作人员的邮件,询问邱园能否提供几种濒危植物的标本让他们做研究。这真是一个大好机会,我可以向他们讨一点温泉睡莲以及其他几种有趣但濒危的植物的种子。

当时波恩栽培这种睡莲已经超过20年,也结出许多种子。「你想要多少温泉睡莲的种子,都没问题,」他们回信道:「但是先警告你,这些种子会发芽,会长出子叶,但是在还没长出水面之前,植株就会死掉。」他们早就学会如何让这些种子发芽,不过从来没有人搞懂如何把幼苗养大。我立刻就心动了。

「不可能做不到,」我心想:「总会有办法的。」

第一批温泉睡莲种子在2009年7月送到邱园。我按照标準做法播种,而一切也都如常——它们发芽了,看起来宛若几片青草,然后产生了最初的子叶,这是睡莲独有的特色。哪有什幺问题?然而,不久之后,它们停止生长,开始露出病容,然后几乎和它们出现时一样快速的消失了,就这样没了。

正常情况下,我们繁殖睡莲的方法是,把根(其实是根茎)切成小段,让它们长出新植株。至于种子,则必须在它们乾燥时播种,但是当你这样做时,它们会漂浮在水面上……所以我耍了它们一招。我把一盆堆肥放进水中,让堆肥与水平面齐高或是稍低,把睡莲种子播在上面。过了一阵子,通常是一个晚上,种子吸收水分,然后沉下去。到了早上,我又在面加了一层沙子,以固定种子的位置,让它们自己去发芽。

对睡莲也是一样。你必须把盆子小心的放进水里,要慢慢把花盆放低,直到它稳稳的站在底部。如果你就直接把花盆放进水里,盆中的堆肥将会被沖出花盆边缘,也会动到种子。而且你首先还得把堆肥完全浸透,使堆肥中不至于冒出气泡,动到种子。我试过,失败了,再试,而且不断修正技术,直到终于成功为止。当花盆上面盖了一层10~15公分的水,种子开始生出淹没在水面下的叶子,有点像小莴苣,直到终于大到能送出第一片荷叶,这片叶子将朝向水面生长。大多数时候都满简单的。

我把这一套用在温泉睡莲身上,但它就是不买帐。我明白我需要横向思考:先将所有排列组合都过滤一遍,然后进行实验。我开始列出会影响植物生长的因素:温度、堆肥或水的酸硷值、盐类的浓度(通常与它是酸性或硷性有关,但有时候也无关),以及光照(包括强度与时间长短)。如果不同的水温没有用,或许我们可以试着採用自来水(邱园的自来水硷性颇高),或是逆渗透水(这种水接近蒸馏水),也就是我们用于温室植物的水。然后我们还可以尝试混合泥炭土和沙子,做为一种良好的低养分酸性堆肥;又或是直接用壤土,因它硷性较高而且更有养分。

我在各种不同条件下,播撒4~5枚种子(我们共有大约200枚种子,所以有很多可供研究)。大部分强健的睡莲都会自己分株,但是有些热带睡莲几乎不分株,而温泉睡莲在波恩的20年期间,几乎从来不曾分株,所以我晓得我不能倚赖这种方法。如果我们想确保温泉睡莲的人工栽种没有问题,唯有一条路可行:用种子来繁殖。

结果,没有任何因素发挥效用。每棵植株虽都硬撑下来,垂头丧气的过了3或4星期,然后当种子提供的养分消耗殆尽,便渐渐消失在水里。如果某些植株在24小时内死掉,但其他植株却能撑过一星期,那幺我就能渐渐摸索出何者是它们不喜欢的条件。但是这样的结果,我什幺都研究不出来。到底是怎幺回事?

一连好几星期,我全副心思都放在温泉睡莲的命运上。日日夜夜,我的心里都是它,绞尽脑汁想要破解它的密码。我就是无法相信,有一天这种植物将会灭绝,再也没有材料可供我们研究了,而且这一天就快到了。我一定得想想办法。

(本文摘自《植物弥赛亚》)

等待被拯救的迷你睡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