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登顶之旅 嘉义与Dan Bloom的相遇

很久没有认真的打BLOG了,在80后已经不再年青的世代,很多事情还是不需要对别人交待太多。
因为决定了、出门了最难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唯一有趣的是今次出发还是带着一丁点巧合。本来计划于生日出发再续当年「丝路之旅」,但由于工作关係,未能长时间流落在外。忽发奇想不如尝试挑战一下自己的高峰,于是入纸申请抽籤挑战台湾最高峰 - 玉山。不少教练及山友在出发前也曾说过"抽籤"是很难抽中,平常只有十分之一的机会抽中,最后有幸的小弟在 "玉山登山社" 的登山响导协助下,成功取得2天的登山机会。

事前的準备,基本是没有,除了出发前有服用"红景天",以减少"高山症"的机会。玉山为台湾第一高峰,海拔3952米。是台湾百岳之首,四季景緻分明:春天玉山杜鹃盛开、夏季云海缭绕、秋季则遍布法国菊,冬季则雪白如玉。而且由于只有两天时间必须登顶来回,因此个人无论体能及心理上也必须作出调整,而小弟当然也是只有大背包就出发。

整个旅程可以说是有趣,有鉴于出发当天正是小弟的牛一,上机前还讚美地勤小姐漂亮,在上机后无故被升级上Business Class,这也许算是好心有好报吧。


可惜机程只有一个多小时,好好休息一下便到达到台北。 由于登山社位于台湾的嘉义,距离台北市仍有一大段距离,到步后己没太多时间游览就立即从桃园机场前往桃园高铁站转车(车程大约20分钟),没想到也十分方便,只需要NT30 就可以抵达高铁站。在桃园站每天都有多班列车从台北开往台中及台南,而且十分方便快捷,当然价钱也是不便宜,从桃园到嘉义就差不多要NT1,005 (大约HKD $250),只却可以将差不多3小时的车程,转化成1小时就到,赶时间又方便的选择。顺带一提从嘉义高铁站更可转免费转乘巴士到嘉义市区的火车站,只要上巴士时展示高铁车票就可以获发一张转程代币,下车是要交还给司机的。


背着75L 的大背包,好不容易来到嘉义火车站,本来立即到登山社先行"解甲",可惜由于到达当天登山社正是休息的日子,要晚上18:00才有人开门,15:00到达只好在附近流浪一下。在火车站附近也有不少值得游览的地方,当然最近的就是在火车站旁边的 - 嘉义铁道艺术村。大约可以了解就像是香港的PMQ、美荷楼之类,但有趣的是笔者到达当天,似乎就没太多游客在参观,也没太多展览可看(因为部份展馆正在修建中),但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这儿也有不少值得拍摄一下,最特别莫过于可以近距离拍摄到火车及在已荒废的火车路轨上拍照。

 
嘉义铁道艺术村资料

游览完后,继续在市内大街小巷游走,寻找及拍摄的题材,由于嘉义是相对于台北来说,没那幺繁华,当然也有夜市及商店林立的街道,同样也是不少登山客及到阿里山的朋友中途的补给站,大家更可以考虑在市内购买需要的用品(如Gas 或大部份的登山工具),在嘉义市可以说是一应俱全。由于未及时间,只好继续流浪一下,但身负75L 的小弟必须保留体力,随便在附近找了个环境不错的公园休息一下,就是位于南京路的 - 兴嘉公园。

其实只是位于十字路口的一个小公园,但却有草地及足够的空间可供小休一下,在树下休息既我,还有幸与小松鼠打个照面,在香港似乎不太可能吧。还有趣地看到有外藉人士踏着单车与公园的孩子及街坊闲谈(这是故事的开端),在公园轻鬆的渡过了不少时间。
等到接近黄昏,终于可以到登山社安顿。吃了简单晚餐后就是开始整理所有行装,因为第二天大清早0600就要出发,没太多时间,而且登山社会于晚上22:00 关闸,必须要回到店内,否则就需要流落街头了。晚饭过后总是带着相机四处游走,一人在外总是对身边的事情充满好奇,特别是对于一个下午在公园曾相遇的外藉老人。

在便利店门外与Dan Bloom 开始攀谈是因为一个微笑而开始。
Dan Bloom 其实是一位美国藉的自由新闻工作者(New York Times),他是一位台湾的超级Fans,因为爱上台湾的文化,所以决定居于台湾,跟他一见如故,天南地北地说了很多关于摄影、新闻自由及国家大事。当然他似乎也很爱香港人,因为他分享了不少与中国人讨论的经历,当中更让我听了不少关于日本的文化故事,因为他曾有一段时间是于日本生活。 当然我们在街头吹水倾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可以说是获益良多,也令自己对于新闻工作者採访的态度上了重要一课。 机会难得当然要与Dan Bloom 自拍留念吧,回到登山社已经收到他的电邮,很感谢他的分享。

其实很多人和事都有着不少特别的经历,有些人正因为忠于自己的选择而甘于平淡,在这一夜的对话中,真的感到了什幺是"大隐隐于市",期待有机会再到访嘉义可以遇上他。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可以讚好我的专页: http://www.facebook.com/KenjiBWorld 
我的Blog: http://kenjiworld.wordpress.com/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