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系市值三日蒸发423亿 资金链倘断裂即陷债务危机

新城系市值三日蒸发423亿 资金链倘断裂即陷债务危机
新城系市值三日蒸发423亿 资金链倘断裂即陷债务危机
新城系市值三日蒸发423亿 资金链倘断裂即陷债务危机
新城系市值三日蒸发423亿 资金链倘断裂即陷债务危机
新城系市值三日蒸发423亿 资金链倘断裂即陷债务危机
新城系市值三日蒸发423亿 资金链倘断裂即陷债务危机
新城已紧急「换帅」,改由王振华之子王晓松接任职位,并发文致歉。中间为王晓松。截至上周五,新城发展收报6.71元跌6.68%,已由一个月高位11.06 元跌39.3%。上周新城控股前董事长王振华因涉嫌猥亵女童,突遭警方刑拘。业界人士表示投资者对新城的股票发展毋须太过悲观。昨日内地两间律师行举报新城涉证券违规。

内房新城发展(1030)近几年急速发展,是投行及评级机构的投资新贵。但前几日其前董事长王振华因涉嫌猥亵女童,突遭警方刑拘。虽然公司方已紧急「换帅」,改由王振华之子王晓松接任职位,并发文致歉。但仍抵不住股价暴泻势头,截至上周五,新城系总市值共蒸发约423亿港元,相等于一间希慎兴业(0014)的市值。 (

截至上周五,新城发展收报6.71元跌6.68%,已由一个月高位11.06 元跌39.3%,三日间市值蒸发掉227.15 亿元;新城悦(1755)跌逾一成报5.08 元,三日市值蒸发28.86 亿元;A 股上市公司新城控股(沪:601155)开盘后跌停,报34.58元(人民币,下同),三日间蒸发约147.76亿元(约167.44港元)。短短三日新城三家公司的市值共蒸发约423 亿港元。

据悉现时已有至少33家机构调低新城系公司的估值及评级,包括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穆迪、惠普及标普,并发表负面看法。其中标普及惠普更将新城发展列入负面观察名单。而野村及高盛分别大削新城发展目标价37.5%及44%,评级降至中性。

COC条款暂未触发

现时新城发展境内外债券的控制权变更(COC)赎回权暂时还未触发。高盛初步研究了其债务契约,总括而言董事长变更未有触发违约或回购规定。倘王振华向其子出售持股,以离岸债为例,由于其持股是透过家族信託持有,故不会构成控制权转变的情况,而在岸企业债方面现时只有披露规定,仍未知股份转让会否构成转换控股股东的情况。总体而言该行相信公司无即时的再融资风险,但发新债的话融资成本或会增加。

新城控股现金流紧张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初在新城控股发布2018年年报之后,上交所发问询函,其中一个问题直指现金流紧张:「综合公司经营活动及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之和发现,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皆为负,分别为负6.1亿元、负102.41亿元及负161.96亿元。」可见新城控股现金流缺口愈来愈大,所以融资能力便成新城能否维持的关键。

年报显示,新城控股仅在2018年内,便发行了17次公司债及衍生证券,合计134.5亿元。而募集到的资金,根据年报披露的用途发现,大多数都用于偿还银行借款而非用于买地投资。

简言之便是「借旧还新」。内媒引述一位前房地产企业高管的担忧:「现时最大的问题便是信任危机,发了百亿量级的债,借新钱还旧钱,一旦资金链断了便是回天乏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穆迪称,事件对新城控股、新城发展两家公司信用影响负面,加上新城发展已质押了其持有A股新城控股67.1%股份的一半,若后者股价持续大幅下跌,或会令新城发展流动性趋紧。

业界称对新城股票无需太悲观

宏滙资产管理董事及投资策略总监林嘉麒认为,投资者对新城发展无需过份悲观。他建议已有货的投资者可继续持有,不用心急沽货。他解释,虽然今次事件可能会影响新城的债券价值,但相信公司仍然可以继续营运,业务暂未受太大冲击,料公司股价及债券价格亦可以重上高位。

摩通指出,虽然王振华离职,但对公司的领导及日常运作影响微,因为其总部已有投资机制,而其他董事会成员亦熟悉决策程式,新任董事长王晓松现年约31岁,但自2009年已加入公司并参与了大部分土地投资决策。在销售方面该行亦估计影响轻微,因为大部分买家更在意价格及质素。

此外,该行指出在新董事长的领导下,公司在购地方面会有所收歛而转向聚焦低风险投资,相关情况或会拖慢增长。

新城高层被指偷步售股

昨日下午港媒报道,有两间内地律师事务所致函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举报新城控股董事、监事及高层人员涉嫌证券违规,提请中证监依法调查并追究法律责任。

举报信中指出,本月4号,新城向上海证券交易所提交「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董事长变更的公告」,指出该集团董事长因涉嫌刑事犯罪被免去原有职务。惟两间律师行提出举报,指6月29日王振华发生违法行为事件至公告发布期间,王振华及集团高管是否商谈过此事对新城控股之影响。

此外,集团于7月1至3日期间,共录得5宗大宗交易。中国银河证券宁波柳汀街证券营业部4度出现在卖方席位上,5笔交易卖方营业部都来自宁波,卖家们一共卖出187.6万股,成交额累计达7,900万元人民币。

因此律师行称有充分理由质疑,该集团有关董事、监事及高层人员,至少在王振华接受调查之前后即已知晓此事件的事实,并涉嫌与其他利害关係人串通并进行内幕交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