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nbvrf"></form>

<noframes id="nbvrf"><form id="nbvrf"><nobr id="nbvrf"></nobr></form>

<em id="nbvrf"></em>
      <address id="nbvrf"></address><address id="nbvrf"></address>

      <sub id="nbvrf"><listing id="nbvrf"></listing></sub>

      <address id="nbvrf"><listing id="nbvrf"><menuitem id="nbvrf"></menuitem></listing></address>

      記憶里的永州山水和山水里的永州記憶

      [來源:新湖南客戶端] 2022-08-12 15:52:14

      記憶里的永州山水和山水里的永州記憶

      —— 題記:贊美與偏愛故鄉是人的正常情感

      云夢澤涌

      近幾年古城永州的名聲越來越響,研究發現原來是古今風流名人爭相打卡的網紅勝地,北宋歐陽修有詩“畫圖曾識零陵郡,今日方知畫不如”,有好事者打旅游廣告:“來湘不入瀟湘畫,不知湖湘有文化”。搞得來湖南若不到永州,似乎顯得自己沒文化。

      在異地我說自己是永州人,別人一般會來一句“永州之野產異蛇”的永州吧?我還未答腔那邊甩一句玩笑:你或許就是一條異蛇轉世投胎吧?可憐我這條投胎永州的“異蛇”,對故鄉的“山水林田湖草沙”陌生得很,在我記憶中最深刻的是出生與成長的老壩村和柳子街。

      記憶里的永州山水和山水里的永州記憶

      (老壩村)

      老壩在零陵是平常的村,但找到她也容易,距離柳子街約10華里,村民絕大部分為彭姓。村里房屋基本是坐北朝南,馬路穿村而過,北邊小山丘地勢略高,山上種滿了油茶樹,春天小孩喜歡樹上的茶泡茶耳。山的名字有點回韻叫“煞惡嶺”,嶺的后面有一條大河,廣西流來的湘水,在零陵萍島與瀟水匯合開始叫湘江。

      記憶里的永州山水和山水里的永州記憶

      (老壩村)

      村屋腳前是春天綠油油、秋天黃燦燦的稻田,地勢平坦約有6平方公里,當地土話叫田洞,田洞里蜿蜒一條小巷澗,一年四季不斷流,稻田旱澇保收,水清亮泛光,村里做飯洗衣都用小巷澗的水。奇特之處是田洞中部突兀著兩塊高出稻田約10余米平整開闊的 “臺子”,村民們在上面種滿了小菜。

      記憶里的永州山水和山水里的永州記憶

      (老壩村)

      小巷澗實在不寬,平均20米左右。為了挽留一些小巷澗的水,彭家先人在小巷澗流出村口的地方,筑起一道并不高的水壩,水在下面流,人能在壩上牽著牛走,這便是“老壩”村名字的由來。

      “嫁到好地方,就能吃飽飯 ”,這是那個年代姑娘擇偶的地域條件。姆媽(媽媽)對老壩的自然條件、生態環境滿意,但城里姑娘下田勞作掙工分卻是辛苦的。春天插秧她落后,父親正在追求她就幫著干,秋天收割,天快黑了分給她的稻子末割完,卻不小心被鐮刀割了手,父親急忙趕來幫她包扎,趁天黑以為人看不見背著姆媽,心跳加速在窄窄的田埂上磨磨蹭蹭地往前走…… 只要男子肯賣力氣幫女子干活,那時候的愛情就這樣簡單。

      1967年爸媽結婚,但父親在1976年7月因一次意外去世了,倆人生活9年生了仨兒子,我是大仔。他們夫妻倆先后離開了人世,老壩的田洞、山丘、小港澗、小臺子有他們來來回回、纏纏綿綿的足跡,有他們插秧、割禾、種菜汗水濕背的影子……

      我爺爺奶奶都是勞動中去世的,76歲的爺爺,秋天在田洞撿稻穗突然暈睡在稻田里沒能再醒來…… 96歲的奶奶,在小港澗邊洗衣服摔了一跤,像小澗的清流水不能再回頭看一眼自己的兒孫…… 每年重要節日,中國人為什么會對自己的故鄉魂牽夢想,無論千里萬里都想著故鄉要趕回故鄉,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

      記憶里的永州山水和山水里的永州記憶

      (柳子廟橋對面牌坊)

      1978年知青大批返城。姆媽一個29歲的寡婦拖著3個兒子,像母雞護著3只小雞,回到了她的出生地零陵柳子街。剛返城沒工作,姆媽干過挑煤和榨油的苦力,離開了“老壩”沒有了“老爸”,媽干男人的活、吃男人的苦養家糊口。

      挑煤的距離并不遠,1500米左右,裝煤的船停在碧綠的瀟水碼頭,需要一擔一擔卸下來,但兩個陡坡一百多級臺階,挑煤是論斤算錢的,姆媽逞強挑得多,她顫驚驚走上船的跳板上,跳板弓起一晃一晃的,我生怕她掉水里去,籮筐里有時撒點煤掉河里,清清的瀟水一下子變得墨黑,好一陣才返清;上臺階更吃力,中途歇氣,我把在家燒好的冷開水舉給她喝,挑進柳子街上的賣煤店,過了秤把煤筐倒在屋角,我趕緊積極舉起扁擔“挑”籮筐,高一腳低一腳地走向船邊幫她挑下一趟做準備,她松軟地跟在后面,我回頭總能看到姆媽淺淺的滿足笑意。那時我未滿10歲。

      我在永州市六小念小學,柳子廟的西北方向,學校地勢高叫茶林巖,站在操場便看到柳子廟的古屋頂、翹墻角,透著寧靜與神秘。學校大門路邊就是愚溪,沿溪西南便是柳宗元先生的《小石潭記》《鈷鉧潭記》所記載之處,那時愚溪上建有一個水電站,把小石潭、鈷鉧潭都淹沒了。水電站里的榨油廠利用水能榨茶油,榨油工10幾個工人都是女的,30歲以上,主要是烘烤茶籽并倒進碾槽內,一邊是溪水清亮沁涼,一邊是熱氣騰騰淋漓大汗。姆媽在這里干了一年多,每天汗水濕幾身,我想這個水電站將來一定會拆除的,后來果然拆了,“小石潭、鈷鉧潭”露出了真容。

      我讀的中學叫“零陵師專附屬中學”,隔著愚溪,就在柳子廟的正對面,我上學走路從校側門進只須10分鐘。語文課本里有柳宗元的詩文《江雪》《捕蛇者說》《小石潭記》《黔之驢》《始得西山宴游記》等,雖然年少懵懂無知,但覺得自己生長的地方在教材里有好幾篇文章,既驚嘆又自豪。

      每天上學放學經過柳子廟,還是記得廟門上的對聯“山水來歸黃蕉丹荔,春秋報事福我壽民”。老人們講柳宗元的功德主要是心系老百姓,希望民眾多福長壽,所以千百年來一直深受民眾敬愛。

      那時柳子廟內辦學叫朝陽中學,附近郊區農村的孩子多數在這里上學。廟里除有一塊“荔子三絕碑”用木柵欄隔開護住外,其他地方都可以隨意進出。每年農歷7月13日柳宗元的生日期間大家都來敬“柳子菩薩 ”,柳子廟、柳子街就非凡熱鬧起來,廟里的戲臺足足唱3天戲,我們這些柳子街的土著,膽子大的小孩經?;煸趹蚺_上的演員群里耍瘋一把 。

      那時零陵人對柳子街印象不好稱為“流子街”,緣由是年青人不愛讀書。記得是1984年前后期間,學校放學的傍晚,在柳子廟門前溪橋上,經常坐著十幾個不愛讀書的“流子”, 長頭發帶墨鏡穿花格子衣服和喇叭褲,抱著吉他唱著:“你到我身邊,帶著微笑,帶來了我的煩惱……”當時極流行的歌,嚇得漂亮些的女學生不敢從這經過,繞遠路回家;也有些個性女孩,挺著剛發育的胸,昂然而過,“流子”們卻行注目禮并不敢孟浪。

      我長大離開故鄉后,年紀向上逐漸懂些歷史掌故,回憶起來有些喟嘆:學校的北面是柳子廟、柳子街是出文章的地方,南面是柳宗元描繪的“西山”,學校向西是“小石潭、鈷鉧潭”,東面則是瀟水,柳宗元《江雪》這首詩的實景地,學校的老建筑校舍是原國民黨將領唐生智的公館,這樣的“風水寶地”多值得后人回味深思呀!

      我雖然在柳子街長大,但并沒有變成“流子”。我高中未畢業便從軍入伍,沒曾想一入公門身不由己,在軍旅竟干了29年。

      從軍29年轉業到長沙,閑時屈指算算,平均起來每2年回永州與姆媽見一次面,每次平均5天左右,這5天也只有2.5天是屬于姆媽的,其他被戰友、同學、親戚霸占了,甚至還有多。29年加起來,我與姆媽呆在一起的時間僅有40天左右,才40天呀!

      我對故鄉永州的陌生你理解了吧?故鄉的書籍我時常閱讀,故鄉的新聞我經常關注,故鄉的發展我反復思考……在外地遇上永州鄉親,“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 ”,便拾起鄉音,打聽家鄉的故事,滿懷期待、滿心歡喜、心甘情愿地做著聽眾。

      姆媽與我一樣,生活的圈子僅限于零陵的老壩村和柳子街。養大了我們仨兄弟,又幫二弟看女兒、給三弟帶兒子,孫女孫仔長大了,又養了一群雞鴨,種了幾塊菜地,每次我回家走的時候,車的后備箱總塞滿清理干凈的雞鴨和小菜,有時我們還埋怨:“搞這么多吃不完?!彼行┚o張和不安:“沒有什么別的好東西,只有這些土東西給孫仔吃 ”。

      我幾次想請她去外出旅游,她連連擺手:“不去不去,我暈車不方便出遠門,天下一個樣,我在電視上看看方便得多?!蔽抑滥穻屌禄ㄥX只好由她去。但聽說有一次她去雙牌陽明山燒香,順帶看了滿山滿嶺的杜鵑花,“那確實好看、爽抖 !”她經常掛在嘴邊念叨。如今回想起來,我覺得自己好傻、太自私,不必說去遠方,怎么不開著車帶著老姆媽和老婆、兒子在家鄉風景名勝、人文古跡轉一轉看一看呢 ?!

      我們悠閑散漫,總以為來日方長;我們憧憬展望,卻忘了世事滄桑;我們等待花開,卻難敵聚散無常。2022年5月15日姆媽的生命指針突然停止了 ……我頭暈目眩、渾身癱軟、淚崩、無語凝噎 ……要求時光倒流,希望時間停住。

      我,一個普通人,媽媽走后,往后余生,好好活著的意義之一,是隨時涌上心頭的、對媽媽的思念……活著好好思念媽媽?唉!我的眼眶頃刻又閃爍起淚光。

      山無語水無言,山水依然,敬愛自然……人生忽然!珍惜生命!珍愛情緣!

      俗話說一方山水養一方人,永州的山山水水養育的人可能也帶有明顯的“永州特質”。

      永州漂亮的山水隨處皆有:九嶷山、舜皇山、陽明山都龐嶺、云冰山湘江源、千家峒、濂溪、浯溪、愚溪……山山水水、山水相依,各個縣市區都有自己的“招牌美景 ”,真可謂是一步一景、移步即景。

      偶有好友來零陵,看了老壩和柳子街,由衷贊嘆:就是古詩古畫所描繪的小橋流水、青山碧水呀!這樣的山水、風水絕對養人出人??!聽著他們夸張的表揚,我有點不以為然,我從小生長于此,居美景福地而不自知,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每次回家,心里確實觸動著更多的美感。

      作為土生土長的永州人,王婆賣瓜如實自夸。永州山水秀麗如畫,行走其間,怡情養眼;永州文化是一本厚重深遠的書,值得海內外炎黃子孫品讀,足以提升人們的內涵和修養,讓我們的內心更加豐富、自信和堅強。(一審:肖靜 二審:張馬良 三審:熊佳斌)

      (云夢澤涌,本名彭勇輝,湖南省作協毛澤東文學院生態文學研修班學員,軍旅29年轉業至生態環境廳工作。)

      [責編:肖靜]

      我要問

      高冷校花被蹂躏受不了
      <form id="nbvrf"></form>

      <noframes id="nbvrf"><form id="nbvrf"><nobr id="nbvrf"></nobr></form>

      <em id="nbvrf"></em>
          <address id="nbvrf"></address><address id="nbvrf"></address>

          <sub id="nbvrf"><listing id="nbvrf"></listing></sub>

          <address id="nbvrf"><listing id="nbvrf"><menuitem id="nbvrf"></menuitem></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