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nbvrf"></form>

<noframes id="nbvrf"><form id="nbvrf"><nobr id="nbvrf"></nobr></form>

<em id="nbvrf"></em>
      <address id="nbvrf"></address><address id="nbvrf"></address>

      <sub id="nbvrf"><listing id="nbvrf"></listing></sub>

      <address id="nbvrf"><listing id="nbvrf"><menuitem id="nbvrf"></menuitem></listing></address>

      青春志丨吳燦:山水有清音——湖南省畫院青年畫院網上系列個展之八·林簡

      [來源:湖南文聯] 2022-08-12 09:11:27

      編者按:近些年來,國內青年一代的國畫家的作品普遍存在著“文化貧血”的現象,缺少傳統文化的修養。比起單純在技巧、布局、構圖、筆墨用色上的創新,其實年輕的藝術家更需要增強傳統文化的底蘊和修養,在此基礎上再去創新。中國畫若是沒了文化的根,創新就變成了異化,化作無根的浮萍、無源之水。林簡的山水小品的形態及其結構看似從古典中來,審美也偏傳統,但是她筆下的圖像卻往往能在某一瞬間,觸發人們愉快的聯想,她的畫眼仿佛具備激活人們高尚情操的內涵,具有愉悅人們感官靈魂的意境。

      青春志丨吳燦:山水有清音——湖南省畫院青年畫院網上系列個展之八·林簡

      山水有清音——湖南省畫院青年畫院網上系列個展之八·林簡

      文丨吳燦

      自董其昌之后,“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這句話就經常被傳統畫家們作為座右銘,以警醒自己多看書,多出去見見世面。在蒸汽時代之前,一個人能行萬里路,確實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斑m百里者,宿舂糧;適千里者,三月聚糧?!爆F在看來,千里并不遠,從長沙出發北上到不了信陽,南下也就到韶關,但古人得提前三個月就準備路上吃的干糧。

      青春志丨吳燦:山水有清音——湖南省畫院青年畫院網上系列個展之八·林簡

      半溪山居圖冊之六 18x28cm  2022年

      在信息化時代,“書”早已經不用“卷”作單位,甚至“路”都不以公里而以起點到終點的時間來衡量,重彈“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老調,就只有象征意義了。沒有人會通過標榜讀了萬卷書和走了萬里路來體現自己的見識,正如沒有人在文章中通過引用大量資料來賣弄自己的淵博,因為百度百科與維基百科已經解決了知識儲備問題。

      青春志丨吳燦:山水有清音——湖南省畫院青年畫院網上系列個展之八·林簡

      半溪山居圖冊之七 18x28cm  2022年

      這大概是林簡安居于偏僻鄉村,但仍舊有底氣走向全國的原因。其實《道德經》中也有一句話,跟董其昌提出的觀點完全相反:“不出于戶,以知天下;不規于牖,以知天道?!弊x萬卷書也罷,行萬里路也罷,都只是手段,而非目的。一個現代山水畫家,實地考察山水,只不過加深了一層親身體驗,而對山水圖式的熟知并無直接幫助。對景寫生,就只是寫生,可能是素材積累,也可能是學習過程,但很少作為完整的作品示人。那些參加全國性展覽的創作,仍舊需要在畫室中完成,而且幾乎都是“三日一山,五日一水”的不斷漸進。

      青春志丨吳燦:山水有清音——湖南省畫院青年畫院網上系列個展之八·林簡

      半溪山居圖冊之十 18x_28cm  2022年

      多年前,林簡自瀏陽師范畢業,就在瀏陽柏加擔任老師。碩士畢業之后,仍舊回到原單位。按照世俗的觀點,她是比較成功的。以普通小學教師的身份,入選全國美協會員,其中的付出只有自己知道。柏加鎮以園林苗木聞名,瀏陽河橫穿而過,林簡的小園就位于瀏陽河南岸。以山水而論,柏加只有瀏陽河算是比較有名的水,周圍的筆架山、大石嶺、金子峰等都比較小,離瀏陽有名的大圍山國家森林公園還有一個半小時的車程。盡管后來多次去北京學習,在其他山水名勝游歷,但她扎根在柏加,所鐘情的還是柏加的山水——當然也不再是傳統繪畫對象中的山水。

      青春志丨吳燦:山水有清音——湖南省畫院青年畫院網上系列個展之八·林簡

      花田半畝.180x145cm 2017年

      按照郭熙的“三遠”法,林簡的山水都是平遠山水。一方面,是客觀條件決定的,畫中沒有壁立千仞的名山,無法體現高遠;也沒有層巒疊嶂,無法體現出深遠。另一方面,為什么不畫那些高大的山峰與起伏的山嶺,則是個人主動選擇的結果。喜歡樹就畫樹,喜歡水就畫水,最終呈現出來的是平遠,那就是平遠。

      青春志丨吳燦:山水有清音——湖南省畫院青年畫院網上系列個展之八·林簡

      花田賦  240×122cm  2018年

      這是將她的作品放在傳統繪畫范疇中來看的,有些保守,因為現代山水畫早已經脫離了這種“三遠”的區分。不過,就林簡自己的藝術理想來說,她還是習慣于沉浸在古典文化的世界,審美仍舊偏于傳統,所以,以平遠形容她的作品并不突兀。她對于水墨的癡迷,自習畫之初就開始了,一直到現在。水墨的黑與宣紙的白,是兩種極端的顏色,中間無數層次的灰色,全憑畫家對于墨與水的調和演繹。這是傳統文人中能體現心手相印的高級游戲,修養到了什么程度,作品就是什么樣的面貌。我們可以列舉歷代畫論中大量關于水墨關系的經典論述,但那些精巧漂亮的句子對于理解她的作品并無太大幫助。

      青春志丨吳燦:山水有清音——湖南省畫院青年畫院網上系列個展之八·林簡

      九溪花田  180x145cm  2019年

      她的很多用筆,在清代之前的傳統繪畫中很難找得到。在清初四王一類體系中,有些筆法甚至是大忌。比如王原祁的《雨窗漫筆》中警告習畫者說:“用筆忌滑,忌軟,忌硬,忌重而滯,忌率而溷,忌明凈而膩,忌叢雜而亂?!钡踉钏芍M的用筆,在她的作品中常有出現。這當然離不開黃賓虹等近代大家對筆墨的理解與踐行,也有賴于時代潮流對審美維度的推進。這些四王所忌的用筆,現代許多畫家都不忌諱,甚至加以強調。不過,同樣的兵刃,在不同人手上能使出不同的威力。在黃賓虹作品中體現出來的是凝重蒼潤,但在林簡的作品中卻是輕盈簡雅。單獨拿出來看,它們有的澀,有的拙,組合在一起卻如同夏日林間的一首小夜曲。盡管水墨清淡,卻并非冬日的荒林。

      青春志丨吳燦:山水有清音——湖南省畫院青年畫院網上系列個展之八·林簡

      九溪晴園 180x145cm 2019年

      除了一些主題性創作,林簡日常繪畫中幾乎沒有大山大水。她常年生活在自己的園子里,所見到的不過是路邊的樹,池中的水,天上的云,都是些極普通的風景。在南方可以看到,在北方也可以看到,并無特定的地域限制。偶爾也在上面題幾句格律嚴整的詩,詩風偏于清靜。風格即人,說的真沒錯。

      青春志丨吳燦:山水有清音——湖南省畫院青年畫院網上系列個展之八·林簡

      臥樹盤龍冊60x120cm 2022年

      劉道醇批評范寬的畫說,“樹根浮淺,平遠多峻”。樹根太淺,容易被風吹倒。林簡大概是有意在突出這一點,所以作品的每一棵樹都有很長的根,盤根錯節,有時候比例跟地面上的樹枝差不多。這當然是藝術的夸張,扎根于泥土中的樹,其實很少露出如此龐大的根系,但這何嘗不是以另一種形式在向傳統致敬呢?這種致敬并不激烈,也不牽強,克制而有張力,溫潤且帶清幽,就像她所有的作品一樣。

      藝術家簡介

      林簡,湖南瀏陽人。畢業于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美術學碩士,從師于湖南師大美術學院王金石教授。結業于北京大學、國家畫院中國畫導師工作室研修班,從師于何加林教授。

      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女畫家協會會員,湖南省美協會員,湖南省青年美協理事,湖南省女畫家協會常務理事。湖南省畫院青年畫院畫家,瀏陽市美協副主席。瀏陽市第十八屆人大代表。瀏陽市職業中專教師。

      [責編:周聽聽]

      我要問

      高冷校花被蹂躏受不了
      <form id="nbvrf"></form>

      <noframes id="nbvrf"><form id="nbvrf"><nobr id="nbvrf"></nobr></form>

      <em id="nbvrf"></em>
          <address id="nbvrf"></address><address id="nbvrf"></address>

          <sub id="nbvrf"><listing id="nbvrf"></listing></sub>

          <address id="nbvrf"><listing id="nbvrf"><menuitem id="nbvrf"></menuitem></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