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nbvrf"></form>

<noframes id="nbvrf"><form id="nbvrf"><nobr id="nbvrf"></nobr></form>

<em id="nbvrf"></em>
      <address id="nbvrf"></address><address id="nbvrf"></address>

      <sub id="nbvrf"><listing id="nbvrf"></listing></sub>

      <address id="nbvrf"><listing id="nbvrf"><menuitem id="nbvrf"></menuitem></listing></address>

      上海這處地塊率先揭牌4.5萬平米項目有何特殊意義

      [來源:上觀新聞] 2020-07-03 21:00:30

      原標題:上海這處“沉睡”地塊啟動喚醒計劃,率先揭牌4.5萬平米項目有何特殊意義

      國際鄰里中心揭牌,徐匯“鄰里匯”治理服務特色品牌形成從區到街鎮、居委完整的三級建設體系。

      在昨天舉行的首屆城市煥新研討會上,徐匯“國際鄰里中心”揭牌,標志著徐匯“鄰里匯”治理服務特色品牌形成了從區到街鎮、居委完整的三級建設體系。

      這座面積約4.5萬平方米的國際鄰里中心將落戶鑫耀中城,其所在的漕河涇開發區喬高地塊,也是徐匯城市更新打造“未來城市理想單元”新的案例。

      無論是在人文底蘊深厚的衡復風貌區、開發中的徐匯濱江,還是靜待啟航的鑫耀中城,徐匯區正通過空間載體的更新與街區功能的升級,讓老百姓享有品質生活、切實感受溫度、擁有歸屬認同,以城市更新探索,實踐“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為人民”的理念內涵。

      喚醒“沉睡”地塊,探索社區轉型

      國際鄰里中心效果圖

      國際鄰里中心落戶的徐匯喬高地塊,位于漕河涇開發區東部,一度被老廠房、業態雜亂的商戶覆蓋。

      已過“而立之年”的漕河涇開發區中,上海儀電集團是扎根漕開發歷史最悠久的企業之一。此次,儀電旗下的華鑫置業也參與了鑫耀中城的城市更新項目。在上海儀電集團有限公司總裁蔡小慶看來,近年來漕河涇開發區東片區經濟發展較為明顯,產業集聚態勢良好,但相對產業功能的能級提升速度,漕東地區的環境建設始終相對滯后。產業空間占據總用地的空間較大,造成地塊功能相對單一,缺乏活力。

      在喬高地塊尚在“沉睡”時,漕河涇開發區內的華鑫天地、華鑫慧享城等總部商務園區拔地而起,為開發區提供了一批開放空間、共享設施和創新載體。作為漕河涇開發區東片區里體量最大、規劃功能最全的城市更新項目,推動曹東地區從單一經濟技術開發區轉型為新型國際創新社區,為周邊白領、居民、入駐企業以及各類往來人士創造“未來城市理想單元”的先導體驗區,是喬高地塊肩負的城市更新與產城融合使命,更是徐匯區踐行人民城市理念的一次重要探索。

      1948年至2017年間,漕河涇地區的轄區變化   (圖片由童明教授提供)

      與漕河涇開發區為鄰的漕河涇街道,眼下正在社區規劃師、同濟大學教授童明的帶領下,展開一場城市空間“縫合術”——把因為城市發展造成的碎片化地帶,變為人人可親近、人人可享用的社區公共空間。與軌交橋下空間、街角口袋公園這些“碎片空間”相比,規劃完整的喬高地塊更像是中國科學院院士鄭時齡曾提到過的一道思考題:如何為城市留白,如何利用“留白”的城市空間?

      眼下,軌交15號線桂林公園站施工已近尾聲,在緊鄰地鐵上蓋的鑫耀中城,將誕生一座集文化、運動健身、就餐、托幼、藝術、政務服務為一體的國際鄰里中心,為漕河涇開發區集聚產業和人才,展現出“未來城市理想單元”的景象。

      從2017年起,徐匯區就大力推進“鄰里匯”體系建設,目前已實現了全區13個街鎮“鄰里匯”和305個居民區“鄰里小匯”的全覆蓋,“國際鄰里中心”的揭牌意味著又一場城市更新的探索。

      鑫耀中城規劃效果草圖

      老建筑修舊如舊,居民生活如期翻新

      日前揭曉的首屆“上海市建筑遺產保護利用示范項目”入選項目中,徐匯區有4幢歷史建筑入圍。其中最為人們熟知的武康大樓,于去年國慶前夕完成了近10年來最大規模的一次保護性修繕。

      武康大樓的修繕離不開居民的參與和支持。負責方案設計的陳中偉告訴記者,修繕時不僅要請專家考證,還邀請了大樓居民“出馬”,只有所有人覺得“OK”,方能啟動相關工程。

      與此相呼應的,是修繕時最大限度地考量居民的訴求——晾衣桿、空調機、曬臺長椅、花架,凡是居民生活需要的設施,全都在更新范圍內。于是,二層露臺的公共曬衣架代替了原先每戶居民家中伸出窗臺的“萬國彩旗”;露臺“暗搓搓”的水泥地被一塊塊紅缸磚代替;木質百葉窗取代塑料雨棚;就連居民家的空調外機也都穿上了復古的“保護罩”……

      完成外立面修繕后的武康大樓

      歷史建筑要“修舊如舊”,居民生活卻要保證“如期翻新”,這是歷史建筑分布密集、城區人文歷史底蘊深厚的徐匯,在踐行城市煥新道路上一以貫之的堅持。徐匯區區長方世忠表示,徐匯衡復風貌區遵循微設計、微更新、微治理和生態修復、城市修補、管理修正的“三微三修”原則,正積極推動歷史街區保護活化,打造全球城市的“衡復樣本”。

      近年來,上海不少原本讓老百姓“難走進”的歷史建筑開始變得“可親近”。日前,位于上生·新所內的優秀歷史建筑孫科別墅向公眾開放,市民終于能一睹建筑大師鄔達克在上海最“神秘”的作品。早在2018年上生·新所初開放時,負責項目開發和修繕的上海萬科就歷經了一次頗為復雜的城市更新考驗:首批開放的13棟建筑“年齡”跨越數十載;僅孫科別墅就雜糅了5種建筑風格。最終,通過為每棟建筑量身定制更新方案,如今的上生·新所成了一處集商業文化體驗、文創辦公園區、歷史建筑風貌于一體的“城市客廳”。

      黑石公寓Drops咖啡   舒抒 攝

      今年3月剛剛部分開放的黑石公寓也有類似經歷。同為上海市優秀歷史建筑,黑石公寓在歷經3年多的修繕后,如今公寓2層至6層仍有居民居住,而一樓則成為兩家“新晉網紅”幸福集薈書店和Drops咖啡館的所在地。

      而今,市民游客可以隨時走進黑石公寓,在鋪設了馬賽克瓷磚的復古走廊打卡拍照。周邊來自上海交響樂團、上海音樂學院的樂手、師生、藝術家們也經常光臨,同居民、普通參觀者相鄰而坐?!斑@就像城市‘老物件’里的新客廳,既是一個市民休閑的所在,也是一個文化傳承空間?!弊骷覍O甘露對黑石公寓這處“煥新點”的評價,便是最好的概括。

      黑石公寓幸福集薈書店   舒抒 攝

      從銹帶到“秀帶”,存量空間變身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去年曾在上海表示,當代城市間的比較和競爭,正越來越多地與城市后天的努力、眼光、判斷、投資產生關聯。

      對城市存量空間的煥新探索,便是一場考驗眼光和遠見的“空間投資”。驗證“投資效益”的除了經濟表現,還有人的感受度。

      位于徐家匯商圈的T20大廈,已經成為上海城市更新的首例示范項目。7月8日,位于徐匯濱江的西岸國際人工智能中心即將開啟首場全球推介,對AI大廈的設計師陸鐘驍來說,徐匯濱江過去10年來的變化,折射出了上海對浦江兩岸規劃設計理念的進步,更讓他看到了這塊城市“大衣料”所能輻射的無限可能。

      西岸國際人工智能中心(AI Tower)

      在一批新建筑拔地而起前,徐匯濱江最為人稱道的是將一批老工業遺存改建為一座座風格迥異的美術館:西岸藝術中心曾是原上海飛機制造廠的250號廠房,誕生過中國第一架水上飛機“飛龍一號”;余德耀美術館曾是上海飛機制造廠的機庫,現在仍完整保留了昔日的拱形屋頂;龍美術館原是北票煤炭碼頭所在地;廢棄的航空油罐變身藝術公園,成為“開窗透亮,開窗見綠”的公共空間……

      在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副院長李翔寧看來,上海的城市更新早已不是簡單的城市美化,而是要堅定地把人的需求作為最大目標。

      就在最近,市民周小姐發現徐匯濱江出現了一排沿江外擺位,地點就在擁有法國蓬皮杜展陳合作的西岸美術館。點上一杯咖啡,品嘗一塊藝術大師“蒙德里安”經典配色的蛋糕,原先要扒著水泥圍欄才能看江景的體驗成為歷史,取而代之的是靜靜體驗江風拂面的愜意。

      這些“空間投資”的成果,將原本讓老百姓存有距離感的“藝術館”和“工業遺存”,同時變成了可隨時走進的公共場域?!八囆g生活化、生活藝術化”的愿景,也由此與上海的市民生活緊密相連。

      [責編:張璐]

      我要問

      高冷校花被蹂躏受不了
      <form id="nbvrf"></form>

      <noframes id="nbvrf"><form id="nbvrf"><nobr id="nbvrf"></nobr></form>

      <em id="nbvrf"></em>
          <address id="nbvrf"></address><address id="nbvrf"></address>

          <sub id="nbvrf"><listing id="nbvrf"></listing></sub>

          <address id="nbvrf"><listing id="nbvrf"><menuitem id="nbvrf"></menuitem></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