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夜吟.第五十七集.的士人渣

百鬼夜吟.第五十七集.的士人渣
通常,当有人认识一位的士司机时,除了鬼故,最多人问的士司机的问题,就是「有没有试过艳遇?」

一位老行家叫老鬼廖,说起很多年前,大约是九十年代初,那时有一位行家叫阿镜,平常会身穿恤衫西裤,还打上领带去开工,好像一个很专业的司机。

不过,阿镜真是「文质彬彬,人面兽心」的代表,他之所以叫阿镜,事实上他是有偷窥癖好,而且很夸张,会在车厢内装摄影机偷拍,需知道当年的摄影器材不是如今的「轻巧细小」,有很大难度,因此知道他有这恶行的行家,就改了他的花名叫阿镜。这还只是关于阿镜的一少部分,由于当年还没有法例禁止酒后驾驶,每逢宵夜大醉之后,阿镜还会到驾车夜场地区猎艳。

小则扮作好心,去帮醉酒女上车,趁她们不大清醒,肆意上下其手;大则趁那些醉至近乎昏迷的女客,实行迷姦,而且完事后还会送到目的地,随街放下,为的是连钱财也洗刼一番。

小的部份,就是当你通常认识一位的士司机后,会问的艳遇,在行内可说稀鬆平常的事。大的部分,则只有更少数的「败类」才会做的事。

老行家老鬼廖对此的结论,是除非你做到林过云那些,会杀人肢解,其实即使做那些可怖的事,都很少机会被捕。只不过是你做的士司机的目的,是求财还是甚幺罢了……居心何在?

可是,阿镜就是别有用心的人。九十年代当时,还年轻的老鬼廖,经常在宵夜时听到阿镜的自吹自擂,都忍不住痛殴他一顿。

直至那件事,阿镜终于嚐到了极大报应。

那夜,在宵夜中,阿镜又说起他的荒唐事,说到老鬼廖再次忍不住大打出手。
阿镜气沖沖离开,还拿个「尾彩」,说:「我係要去揾食,你奈得我何吗?」说罢,狂饮一支「大啤」,然后将酒樽扔到地上,碎片遍地。

阿镜再开工去,一心就到尖沙咀的夜场附近等客。他惯常泊在路旁,「冚旗」等待烂醉的猎物。

凌晨三点钟,一个年约廿岁的少女,从酒吧独行出来,步履不稳。阿镜凭他的经验,决定向她下手了。

阿镜主动下车,上前扶着少女,一边已经上下其手肆意非礼,一边说:「小姐,妳要去那里?」
那少女说:「和合石……去和合石。」
阿镜邪念凌驾一切,没想过甚幺,就扶了少女上车。

凌晨时分,由尖沙咀到和合石,以高速飞驰,转眼就到。

九十年代的和合石,是相当偏僻。阿镜却因为酒精和邪念驱使,反而觉得越是荒山野岭,越是合心意。

他终于找到一个地方,能够隐藏着他一整架的士,难以察觉。然后,他就向仍然烂醉如泥的少女施暴。由于他在早前被老鬼廖殴打,所以即使面对醉得如死的少女,只令他更粗暴的洩愤。

阿镜忘记了对少女进行了多少次强暴,突然觉得少女全身冰冷,才惊觉自己已经杀了人。可是,他却感到虚脱,也都昏倒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阿镜被的士台的广播吵醒了,他张开眼睛,看见已烈日当空,同时发现车厢内只有他一人,他明明还记得自己姦杀了少女,就陷入一片迷惘恐惧,然后,他下车看看会否找到少女尸体。

可是,他一下车,就看见自己在满山坟墓之中,更恐怖的是在他眼前的一个墓碑上,那相片是他今晨姦杀了的少女。

他立即急着离开。同时,他还记得透过的士台跟早更拍档联络,不断跟对方道歉,并租下这更。

直到当晚,又到了宵夜时,他就将这件事说起,行家都取笑他,终于有报应了,竟然撞鬼。老鬼廖更是最开心的人。

老鬼廖说起阿镜此人,仍有些咬牙切齿的力度,然后,大歎一声:「唉,阿镜都算死得恐怖……不过抵死的。」说来没有一点同情,反而有点快意,再说:「事隔那天的一星期,阿镜就失蹤了。然后,有人在和合石,发现了阿镜的尸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