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的妈妈需要炒币!英国妇女如何自组比特币互助会?

地方的妈妈需要炒币!英国妇女如何自组比特币互助会?

全民疯币的时代要来了吗?或许台湾离这件事还稍微远一些,但在英国,炒作加密货币已在职业妇女社群里捲起了一股不小浪潮。美国网路媒体 Mel Magazine 以《比特币妈妈》 为题,介绍了这些英国女性纷纷辞掉工作,专心当「职业炒币员」的现象。

作者 Hussein Kesvani 首先介绍了一位 30 余岁妈妈苏珊的日常。每天早上十点半送四岁儿子上学之后,她会到附近的速食店坐着,打开笔电。然后就在每个加密货币兑换美元的汇率表间不停跳动,另一方面用 BlockSeer 紧盯显示比特币在区块链中的交易过程。她也有两只智慧型手机,一只拿来打电话,另一只却专用来盯她的加密钱包,苏珊说这可是一个加密货币专职炒币者的标準装备。

几个月以前,她还是伦敦北部一所小学的护理人员,服务学习障碍的儿童,但时薪却不到 9 美元。

但短短辞职才两个多月后,她声称已经靠炒币赚了 5000 多块美元。靠的是什幺?由妈妈们发起,互相自助的「炒币社团」。

苏珊加入的是名为「Crypto Mums」,由七位英国与一位美国德州职业妇女组成的私密社团,年龄遍布三十几岁到五十几岁之间。这些妈妈大都原先在办公室,学校和超市从事低薪的行政工作,却在发现投资加密货币的机会离职,成为全职交易者。虽然时间不长,但显然投资加密货币已成为让她们财务独立的一种手段。

苏珊说 Crypto Mums 社团里的妈妈都会互助合作。当社员有问题时,妈妈们会互相讨论投资建议;或是聊聊一般的日常生活,像葡萄酒该买哪只比较好、电视上有什幺好笑的,差不多 60%在讨论加密货币投资,其他 40% 是妈妈们话家常。

Hussein Kesvani 认为随着加密货币投资变得更加容易,它也跟社群网路结合,成了一种亚文化;跟那些主流、大众媒体主要讨论加密货币的历史意义、应用前景不同,这类的加密货币投资社团核心只讨论两件事:如何把加密货币投资组合利益最大化,跟成员们的日常生活。

苏珊本人就说,「我不认为有很多妈妈,会对加密货币持有如何改变世界的远大目标;但像我们这种组织,这些妈妈们平常都被日常生活所綑绑。」彼此交流如何投资加密货币,不只是互相帮忙赚钱,同时透过跟另一个妈妈交流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也是在情绪上互相扶持。

举个例子:苏珊向作者 Hussein Kesvani 展示了另一位成员卡罗尔的聊天讯息。卡罗尔十分担心自己的女儿在学校受到霸凌,苏珊因此运用了之前在小学当护理人员的专业,为卡罗尔分析是否受到霸凌与提供社工人员的资讯,也分享给可用来她女儿的网路资源。「我从来没见过卡罗尔,但是我认为她是一个好朋友。」她笑着,「我认为你不会在其他大多数比特币社团里看到这一点!」

这是不是也让人回想起了,1986-1990 台湾全民疯炒股那段时光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