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火影忍者》到底在说一个什幺样的故事?志怪传说,宿命轮迴,还是什幺?其实一切在作为轮迴始点的六道仙人的秘密浮出水面的时候,我们似乎才发现被作者摆了一道,其实,从阴谋论角度而言,《火影忍者》这个故事讲述的是大自然利用人类完成的对于力量的一次又一次平衡!为何这样说?让我们从头说起。

  PS:本文带有严重阴谋论,但在看完此文之前,请不要说你看懂了《火影忍者》。

  (黄金时代)人类初诞生的世界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一国一村时代之前是战国时代,战国时代之前是武士时代,武士时代之前是人类初始阶段,人类初始阶段之之前又是什幺样子?在拆分《火影忍者》这个故事之前,我们首先要做的,便是探索人类起源的奥秘。「吞食大海,撕裂大地,挪移山狱,被认为是创造了这片土地的始祖」。从九尾口中我们知晓这个被后人冠以「天目一个神、大太法师」等名称的神明恍如《圣经》之中创造世界的「上帝」一样,是一个从虚无到实际、从虚幻到现实、从无中创造出秩序的遮阳一个存在,这个存在一度被认为是十尾,现在看来这个东西应该是神树,一棵菩提树。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十尾到底是什幺?按照九尾的说法,它就是「循环在这个世界上的自然能量的本身」,其实这里这样理解未免有偏差,因为环绕在忍者世界中完全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具现化出来之后,其存在就非常值得质疑,那幺十尾到底是一个什幺样的存在?準确的说他是自然能量为了控制世界能量的流动、诞生世界秩序秩序所创造出来的一个工程师,它的存在可以使得自然能量拥有创造一切的手段,因此十尾实际上先于世界诞生,正如上帝创世一样,十尾创造了这片世界的一切,才有了后面人类世界的一切,那幺,人类的故事开始了幺?

  不,这个世界还是雏形,一切远未开始。

  一片黑暗之中有了一棵菩提树,以菩提树为周边土壤开始出现、植物开始生长、动物开始从泥土中钻出、日月星辰开始转动、万物开始歌唱…我想菩提树创世之初,一切皆如《纳尼亚传奇》中的阿斯兰创世一样充满了神一样的气息,也正如同那个故事中一样一样,这还是一个初生的世界,现在的世界还是一个由植物、动物与人组成的类似伊甸园一样的原始社会,为了在原始社会中创造文明,菩提树为一部分动物赋予了语言的权利,随着时间流逝,最早一批掌握语言能力并且知晓自然真理的动物也开始建立道场、世代繁衍,这就是我们熟知的蛤蟆仙人、白蛇仙人与蛞蝓仙人,它们建立的道场分别为「妙木山」、「龙地洞」、「湿骨林」,这三大仙人掌握天地之机、知晓自然真理,因为历久悠长,因而可以知晓万物轮迴。

  菩提树创世之初,自然能量守恆、万物和谐相处、万物与世界同享寿命,没有任何争端与冲突,这是创世以来的第一纪元,简称黄金时代。

(白银时代)从武士时代到六道仙人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当世界自有体系开始形成之后,就连创造者的神树也无法掌控整个世界的一切,于是黄金时代结束,随着人类的崛起,白银时代到来。这是历史上人类世界的开端,人类因为蒙蔽、愚昧与落后,既无法掌握元素之力、也无法掌握自然能量,人类诞生之初也是本分的执行刀耕火种的生活,只是随着物质文明的崛起以及人类卓越智慧的开发,世界开始变得不安定起来,因为劳动与教诲而获得文明的人类也因为智慧的力量开始因为猜忌与慾望而产生争斗,冷兵器成为这一时代争斗的主要形式,武士阶级崛起。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按照先祖之物上的记载,作为创造者的大树因为世界法则的形成并没有能力直接参与到人类的争端,反而因为人类文明诞生的初期对于自然力量的矇昧无知以及对于大树巨大身躯所体现的自然之力的巨大震撼而被人类奉之为神,在那个冷兵器交锋的时代,这颗神树周边一直享有难得的和平,人类建立了完整的供奉、祭祀制度。那幺作为崇拜者的神树真的没有丝毫动静幺?

  非也,它不肯动是因为世界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法则,它的加入也只会造成世界的紊乱,人类虽然陷入惨烈争斗,但并未使用元素之力(忍者所运用的五种性质变化以及血继限界实际上都不过是自然元素之力),于是同很多传说一样,神树所代表的自然之力必然要选择一个人类代表来完成元素之力的获得过程(也就是忍术的开端),这时候一个僧侣应运时代而生,这个僧侣就是日后的六道仙人,不过这时候这个僧侣还是神树所期待的「Theone」。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关于六道仙人的起源,六道仙人石板留下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故事:故事中在武士时代之中有一个叫做「大筒木辉夜」的女子吞下一颗神树之上千年难见的果实,此女子依靠果实之力平定战乱,日后孕育一子,此子生来就具有查克拉,此子就是后来的六道仙人,被夺走果实的神树变成了十尾,十尾向人类发动进攻,后来被六道仙人收服。但这样一个故事却存在太多的疑点,以至于这个故事看上去让人感觉非常得不真实: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按照宇智波斑叙述,传说中的神树造型应该是真实存在的「菩提树」;而结下的果实与果实上的叶子的造型却来源自「地涌金莲」。这里必须要注意,无论是菩提树还是地涌金莲都是佛教之中「五树七花」的果实,因此这棵所谓的神树本身便带有极其浓厚的佛教元素在里面。佛教之中菩提树被视为圣树,佛祖释迦牟尼在此树下悟道;而地涌金莲在神话里面却同时是善良与邪恶的化身,圣树结下可能带有邪恶的果实,并且为何神树恰好在这样一个时间段长出了这样一颗果实,这棵圣树究竟带有什幺样的成分,六道石板之中记载的「大筒木辉夜」的故事又有几分可信度?

  我们说人类在掌握文明、识善恶之前因为知识、生产力严重低下会把某种极其正常的自然现象解释成为「神迹」,以至于所有的神都是由人类创造出来的,人类对自己不明白的自然现象以及先祖的事迹加以猜测并且文学化,就诞生了所谓的「宗教」与「神话」,那幺这里「大筒木辉夜」的故事应该如何理解?由于史料的缺乏,我们也只能从去神化的同人来描述:

  神话之中的大筒木辉夜可能仅仅是武士时代的一个祭祀、或者乾脆是一个平凡女子,因为封建礼教的关係不能选择自己的婚姻,女子不甘礼教制约与心爱之人媾和,产下一子,但此子与封建礼教不和无奈被此女子置于菩提树下听天由命,无意之间被前来膜拜神树的僧侣捡到,带回抚养。此子被僧侣捡到之时被华服羽衣包裹,故命名为「大筒木羽衣」(大筒木在日本姓氏当中也指捡到的意思),此子在寺庙长大成人继而成为一名僧侣,为成年之后追根溯源来到菩提树下悟道,不知经历多少岁月顿悟天地奥义,知晓查克拉甚至自然之力,遂将查克拉奥义与佛教理念融合创立新学,名为「忍宗」,自称「六道仙人」,行走宣扬,臣服世界,这就是六道仙人的真实故事。

  根据这样一个猜测版本的故事我们不难看到实际上并不存在任何的神话,那幺之后六道仙人为何又要在石板上阐述这样一个几乎为杜撰的故事?我们稍后会提到,这里我们似乎还是忽略了一件事:神树在这里扮演着怎样一个角色,上面提到的「theone」究竟是什幺?

  关于「theone」,可以用《星球大战》之中「the choosenone」来理解,即为「被选中之中」,对,六道仙人这个称号是一个存在无数宿主的存在。谁来选择的?没错,就是那棵曾经创造一切的菩提神树,到了这里,菩提神树介入人类世界试图重置世界平衡的计划走出了最为关键的一步,有了拥有查克拉之力的「theone」存在,菩提神树便可以藉助其反面开展重归世界平衡的行动,因此在六道仙人成为「theone」之后,菩提神树便利用自身剩下之力创造了六道仙人的反面:「the minus one」。「the minusone」是六道仙人的反面,正如鸣人在龟岛修鍊之时八尾解释的那样,你试图夺取尾兽的力量,顺带的就会涌出尾兽的意志,而尾兽被认为是「仇恨与怨念的结合体」,这里的「theminus one」就是日后我们熟知的十尾,而巧合的是在《火影忍者》之中这个十尾也有自己专属的代表形象:霸王花。

  霸王花、地涌金莲、菩提树,究竟传说之中的神树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其实不难解释,这三类植物是神树代表自然力量所展现给世人面前的「一体三面」,正如神话之中的神的外形只是神为了让世人便于理解自己而创造出全新的形象,真实的神究竟是怎样的,恐怕人类本身是无法理解的,鸣人在十尾形成之后试图衡量十尾的力量最后才发现自己正在陷入能量的漩涡这一点也体现了人类不可能识别自然之力,当然也没法看清神树的真实面目。準确的来说展现为霸王花的「theminus one」、表现为菩提树的「zero」、以及展现为地涌金莲的「theone」展现为自然能量的三个表现「负面」、「平衡」、「正面」。其实这里要知道一个和谐平衡的世界之中必然要实现的是表现为菩提树的「zero」,任何正面或者负面力量的强大带来的都是平衡破坏的痛苦,而当人类专注于武力争斗以至于「theminus one」力量崛起的时候,作为相应的「theone」便结下了相对平衡力量的果实,这颗果实,就是之后创造一切的查克拉之果,也就是六道仙人悟道之后领悟的一切力量!

  那幺神树真正想做的是什幺?简单的能够用数学公式来表达:「+1」+「-1」=0。对的,它的目的就是试图实现能量的平衡,使得世界回归到和谐状态,这样一个世界在遥远的黄金时代曾经存在过,当然神树是不大相信已经掌握力量的人类是会重新回到那样一个世界的,因此它所能够採取的办法只有一个:毁灭,然后重新开始。这种摧毁方法就是数学公式之中所表述的「theminus one」与「theone」相融合,最终得到zero的结果,到了这里作为六道仙人的命运之子其实已经作为一个「使徒」替人类做好了一个选择,这样一个选择无论怎幺走都是从此从世界上消失,而这种消失的途径之一就是日后的「无限月读」!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看到这里大家可能会感觉到恐怖,但也不免会产生一个疑问:六道仙人之前的时代之中并不存在月亮,那幺神树怎幺会策划一个「无限月读」的计划?答案只有一个:轮迴。也就是这样一件事情,完全在神树考虑之内,这样一个重归于「zero」的过程,作为自然之力的神树不知道做过了多少遍!于是十尾来袭、六道仙人收服十尾、将查克拉封印在自己体内、使用地爆天星将十尾的躯壳封印在天空从而产生月亮,这一切都只不过是神树的计划之中而已!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天下一神,欲求安定、互斥之力、相与为一、得森罗万象」,这是六道石板之中这样解释的,简单意思是六道仙人利用阴阳遁术创造万物。其实六道仙人在成为十尾人柱力之后,已经成功的使得「theminusone」与「theone」相结合,得到的应该是zero的结果,那幺为何不但没有成为zero反而得到代表森罗万象?这里先不提,我们知道无论怎样,十尾是达成了自己的目的,但这个目的不明不白的发生了扭曲,以至于世界不但没有重归始点反倒是有了继续下去的可能性,神树失败了?人类时代来临了?巨大轮迴突破了?人类摆脱一切枷锁掌握文明的极端了?

  不,一切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青铜时代)战国历史大幕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六道仙人封印十尾,世界进入人类时代,忍宗所宣扬的查克拉奥义因为元素之力的先进性迅速取代了冷兵器时代剑戟纷争的局面,武士时代由此衰落,世界由此进入第三纪元,这也就是传说中的「青铜时代」。六道仙人传宗布道,终于使得查克拉奥义散布天下,并且利用阴阳之力创造血继限界。从图片之中我们看到:六道仙人收服十尾的时候,左手持刀剑、右手持禅杖,其所倡导的是一种「武力」与「理念」并存、「忍术」与「忍道」相结合的东西,这就是「忍宗」的真面目,六道仙人希望以此来为世界带来和平,但忍宗所希望铸就的「信仰者」诞生的速度却远不及另外一种存在,这种存在,就是我们之后所称的忍者。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千年之后,第四次忍界大战之时,宇智波斑向柱间揭露一切,宇智波斑形容六道仙人传宗步道之举不但没有改变什幺,「纷争还变得更加凄惨」,「忍道」与「忍术」一体两面,获得力量必然要必须获得相应的理念与行为準则,不然人类始终会陷入暴走,随着时间流逝以及因为文明而产生的人心之间越来越严重的隔膜,「忍道」已经逐渐淡化,「忍术」作为一种杀人法门将「忍者」变成简单的工具,由此忍者世界开始了不知多少年的哀怨轮迴。忍道不知所蹤,那幺建立其基础之上的「忍宗」便逐渐消失在历史之中了。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我想六道仙人在知晓其死后的一切之后,其反应可能会如同宇智波斑开启轮迴眼之后一样的陷入绝望,「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梦想啊神树!」。其实在留到仙人收服十尾之后,因为两者力量的积聚六道仙人已经完全知晓了自己存在于社会的使命,甚至在知晓了神树策划的「巨大轮迴」的真相之后,他已然拥有了预测未来的能力,如果(+1)+(-1)=0,为何得到了却是森罗万象?因为一个力量的介入,这个力量可能和神树一样古老,它们是《圣经》之中的摩西、《黑客帝国》之中的Orcale。

  它们就是三大仙人,蛤蟆仙人、蛇仙人、蛞蝓仙人。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作为创世开始就掌握语言能力并且贯穿轮迴之中的存在,因为掌握自然能量从而窥破自然之力的三大仙人已经完全知晓自然之理,并且因为其与人类的联繫为人类提供预言等引导,在经历无数个神树榦预人类世界并且强行归零的巨大轮迴之后,一直关注人类的三大仙人开始对神树的做法充满质疑,它们觉得作为「theminusone」的人类在这里根本就毫无选择权可言,强迫进行的轮迴带来的也不是代代让人疲倦的悲剧。当这个世界诞生第N代六道仙人(命运之子)的时候,三大仙人向神树提出了这样一个方案:在公式之中添加人类的羁绊在里面,作为相应的,三大仙人为轮迴之中的人类提供引导,神树最终答应了三大仙人的要求,于是「-1」变成了「-1+」,「-1」+「-1+」=?,这个问号可能是森罗万象,也就是说可以是0,可以是10000,也可以是-10000,至于六道仙人得到了什幺玩意儿,众说纷纭。仙人在引导人类的时候为人类带来了知晓自然之力的仙术,于是到了这里,六道仙人的秘密便定型下来:

  六道仙人=仙人体+仙人眼+尾兽+仙术。

  六道仙人是神树所选中的「theone」,但问题是他首先是个人类,他与后来的再不斩一样不可能无目的的服从,他必然也有自己的想法,于是按照三大仙人的方案,两条路摆在了六道仙人面前,第一条是强行让世界重新归零的「无限月读」;一条路则是试图寻找出让人类世界重归和谐的办法,其实这两条路的目的是完全一样的,从形象角度上来说:都是让自然之力回到「菩提树」的状态,但两条路的不同则直接决定了人类的最终结局,在这个选择上,这个大筒木羽衣之前的前N代六道仙人都选择了前者,而被六大仙人引导的大筒木羽衣因为有了「羁绊」而选择了继续探索世界的终极答案。

  如同上面所说,有了更多选择并且知晓了自己从何而来的大筒木羽衣开始以「六道仙人」为名传播忍宗,为了如同佛教普渡众生一样的皈依「忍宗」,六道仙人开始创造自己「天选之子」的身份,把自己从不曾认识、也完全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母亲冠以神话之中「辉夜」的称号,名为「大筒木辉夜」,并且杜撰出母亲吃禁果而孕育自己的神话,到了这里,神话传说的雏形便诞生了。其实这个记载在六道石板上的故事虽然并非完全真实但却是真实历史的文学性演绎,六道之母并未盗窃查克拉之果,但查克拉奥义却依然如同故事中的演绎一样上是一颗禁断果实,获得此力量的人们虽然有了更多选择,但更多的选择也催生了更大的怨念,从这个程度来看:神话与真实历史从根本上就是契合的。

  当然知晓自然之力的六道仙人终于变成了人类世界的神,甚至也掌握了三大仙人才有的预知能力,因而他知晓了自己造成的一切以及未来的一切恩怨与希望,大筒木羽衣终其一生都没有找出问题的答案,当然知晓天地奥义的他还是知晓未来会怎样,于是末年的他开始自我反思,所以他开始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但问题是到了这里他阳寿已尽,于是他做了两件事: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把十尾划分成为九大尾兽,使得十尾不再有能力干预人类选择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运用伊邪那歧把自己领悟的力量分成两份,分给自己的两个儿子,并把月之眼计划记载在一块石板上面。

  六道仙人为何要这样做?一方面六道仙人是想通过划分这一手段来让生活在忍界的人们拥有更多的选择,或者说更多的机会来展现自己的选择,从而观察是否有人能够解决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另外一方面六道仙人始终还是对于人类的是不信任的,他制订了从写轮眼到轮迴眼的升级过程,当有后代升级到永恆万花筒之后,石板上便为他们展示最残酷的真相併且展现已经否定掉的「月之眼计划」,因为一旦当有后代升级到永恆万花筒,就说明这个世界已经因为追求力量而变得无药可救,既然这样,还不如月之眼来的合适。

  这样,六道仙人其实把更多的选择交给了自己的后代,这里掌握仙人眼并且认为世界需要「爱」的小儿子就是三大仙人介入之后诞生的成为「theminusone」的代言人,三大仙人称之为「命运之子」,存在原因是让他作为一个人类的代表以感受痛苦为前提找出解决办法;掌握仙人眼并且认为世界需要「力量」的大儿子就是「theone」,是继承自己原本使命以感受世界痛苦为前提,强行催动世界归零的六道仙人二代。这样,让历史逐渐诞生的后代来从自己不断成长的过程之中感受痛苦,从而诞生改造世界的办法,然后让他们来决定这个世界何去何从,轮迴or跳出轮迴,于是便有了之后的千手柱间、宇智波斑、宇智波佐助、漩涡鸣人等,于是之后的历史便成为无障碍发展着的人类自行改造世界的过程,当然这个过程一开始是非常痛苦的,六道仙人死后,两个儿子反目,世界因为信仰崩溃陷入混乱,战国时代由此开始。

 (黑铁时代)风口浪尖的十字路口

  战国末期,忍者斗争所产生的哀怨轮迴不断扩大,不过正如六道仙人所想,改造世界的办法却也随之诞生,于是在战国时代末期,仙人体的后代千手柱间崛起,一国一村制度随之诞生,但从历史来看千手柱间所实现的以宗族联盟为基础对于忍者恩怨的解决实际上还是建立在实力平衡基础上的,实现的是一个不进行任何交流与沟通、存在严重时代窠臼的不完全和平,更重要的是由于力量平衡的必然,随着千手柱间柱间崛起的还有另外一个人物:宇智波斑。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宇智波斑是第二个六道仙人,也是第二代「the one」,它的崛起是千手柱间代表的「the minusone」崛起的必然结果,当然经过战国时代那样的困境,一国一村条件下的人才培养,让更多的人能够参与计划进行选择,因此就出现了之后漩涡鸣人代表的第三代「theminus one」与宇智波佐助代表的第三代「the one」,当然这是后话。

  我们不妨来看一下当年的终结谷大战,其实早在终结谷大战之前宇智波斑就已经开启了永恆万花筒写轮眼,正如六道仙人一样,当他知晓了神树与这个世界的一切之后,他也陷入了深深的绝望,正如六道石板上的秘密被发掘一样,六道仙人对于人类的不信任的思考很不幸的準确命中了,于是正如六道仙人安排的一样,宇智波斑开始六道仙人没能完成的「无限月读」,正如轮迴一样,宇智波斑看到了不远处人类的出发点。

  终结谷大战获得初代细胞,融入自己,两种力量相与为一,钦定的「the one」成为「theone」,开启轮迴眼,外道魔像从月亮被通灵回现世。

  宇智波斑死后,带土继承意志,收集九大尾兽,合为一体成为十尾,传说中的「the minus one」也随之诞生了。

  四战的战场,带土成为人柱力,「the one」与「the minusone」成为一体,第二代六道仙人终于就要诞生。(这里明显看到带土最终不可能真正成为六道仙人,带土没有亲自开始轮迴眼,力量是借的、尾兽也不完整),「无限月读」蓄势待发,正如神树一开始希望的那样,世界即将进入沉睡,只不过这次这个轮迴,因为人类的选择比之前任何一次轮迴都要大得多。

  那幺六道仙人真的为宇智波一族代表的仙人眼仅仅留下了「仇恨」、「怨念」等负面一切幺?当然不是,正如二代火影千手扉间所言「没有哪一祖能够像宇智波一族一样拥有更多的爱」,既然「theone」与「the minus one」都是人类,那幺「th eminus one」具有的东西「theone」依然也具有,自然也包括了更多的选择,六道仙人认为一旦后代开启万花筒写轮眼则世界必然无药可救,但也留下了一丝丝希望,因此我们看到开启了的万花筒可以说是对一族的诅咒的力量,但一旦宇智波一族开启了轮迴眼,轮迴眼的力量展现给世人的便是整个宿命轮迴(六道佩恩)以及逃脱宿命轮迴的办法(轮迴天生)。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互斥之力,相与为一,得森罗万象」这句话到了这里也就有了另外一层含义,这个解释也就是宇智波斑口中的另外一种解释:仙人眼与仙人体本为一体,本就是世界的一面,是构成这个世界「theone」的两个要素,人类最终必然要走到抉择自己命运的路口,大筒木羽衣的第一代六道仙人没能正确选择自己的道路,后代却有了更多的选择,决定世界命运的权力这时候交到了作为第二代六道仙人的宇智波斑手中,轮迴or超越轮迴就走到了风口浪尖,当然了,因为第三代「theone」与「the minusone」的飞速崛起,大家这里都知道找出答案甚至终结世界都不可能由第二代来完成,要仔细探讨的话,主角光环、剧情需要、或者时代尚未成熟都是一个不错的解释。

  木叶64年,宇智波佐助开启永恆万花筒写轮眼,第三代「the one」诞生。

  当然按照之前的阐述,作为「theone」的宇智波佐助必然走的途径是将「仙人眼」与「仙人体」两种力量合二为一併且取得十尾之力,最终导向世界进入「无限月读」,无限月读之后月亮坠落,世界毁灭,进而神树创世,又是一圈大轮迴。但因为三大仙人让人类有了更多的选择,因而作为「theone」对立的,代表「the minus one」的漩涡鸣人应运而生。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漩涡鸣人是什幺?命运之子、一个不安定因素、一个契机也是一颗定时炸弹、从系统角度来看他更像是一支疫苗,他是宇智波佐助的反面。来到四战战场之后大蛇丸是这样形容自己与自来也的关係的「我若变了,他也会变成其他样子」,如同千手柱间与宇智波班一样,从根本上两个人就是相互影响的个体,人生就是一连串随机事件组成,以至于最后谁都变不成自己本应该具有的样子,因此桥下鸣人对佐助说「或许我们两个人应该互换位置」,但因为背负着不同使命,两个人负担的命运却并不相同。

  那为什幺漩涡鸣人会是主角,如果宇智波佐助与六道仙人是一类人甚至宇智波佐助才是遂行六道仙人使命的候选的话,为什幺漩涡鸣人不是「theone」而是「the minusone」?这里漩涡鸣人与宇智波佐助体现的其实是六道仙人的两种不同思维,即历史任务与自我选择,在仙人引导之下的漩涡鸣人代表了人类处于诅咒之下所寻找到的出路,作为相对的,仙人给漩涡鸣人提供了应有的引导,因此漩涡鸣人尚未出生之前就在尚未成为其师傅的自来也身上被预言,并且最后得到了仙术之力的支持,他的使命就是为「-1」+「-1+」=?这个终极问题的答案得到一个解释,作为一个节点式的结局,在预言之中,大蛤蟆仙人说「你与一个眼睛带有力量的少年有一战」,这里通过直销奥义的大蛤蟆仙人之口,漩涡鸣人知晓了自己的宿命,那幺按照忍者遵从宿命轮迴的办法,这场战争不可避免。

  那幺到了这里,有一个真相便出来了:大蛤蟆仙人也好、六道仙人也好,它们所拥有的预测未来的能力其实根本就与预测未来没有丝毫关联,它们之所以能够预言是因为它们是比人类更一级的存在并且知晓了神树创世以及巨大轮迴的全部真相,它们的预言并非预测未来而是通过自己称之为「预言」的东西对命运之子引导,最终让其成长为「theminusone」,于是《火影忍者》其实诞生了太多的逻辑悖论:假设知晓了预言的自来也不会周游列国、假设自来也不收徒弟不写书、假设鸣人捡到佐助直接投降不打架,那幺预言就没法变成预言了,因此到了这里,其实一切的仙人都是利用宿命轮迴展开的对于命运之子的引导,引导的最终目的是什幺?

 轮迴的最后形成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因此大蛤蟆仙人预言了鸣人与「眼睛带有力量的少年」会有一战,这一战是什幺?六道佐助、十尾鸣人,最后用他们自己的力量、羁绊与选择来追求世界的命运。

  因此《火影忍者》根本就不是一个你所想到的忍者利用自己的成长感悟痛苦最终突破轮迴的故事,而是自然之力利用人类来进行的一次对于能量的归零!

  (黑暗轮迴)根本就不存在的第三种选择

  正如大蛤蟆仙人所说的那样,鸣人与佐助将会有一战,这一战的结果将直接决定整个世界的命运,在推翻了无限月读之后,其实这场战争依然留给了终结世界的办法,没错,就是相对「无限月读」的另外一种选择:无限摧毁,这种选择的前提必然是「theone」为代表的六道佐助的全面胜出。

  无限摧毁是什幺?因为「the one」力量的崛起而带来的另外一重力量「the minusone」走到极端,这种程度之下就会产生如同「无限月读」所实现的将人类置于虚幻对立面的东西,其具体形式是掌握力量的十尾用自己操控自然的力量毁灭一切。额,简单的理解就是月之眼众十尾的形象是「地涌金莲」、而暴力摧毁中十尾的形象则是「霸王花」。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尼玛真是好厉害的手段,于是我们看到似乎鸣人与佐助能够採取的只有一种办法:妥协。这种办法建立在「the one」与「theminus one」相互独立却又相互包容的程度上,因为两者合一的情况下无论是那一种方法人类都无力承担,因此无论是「theone」还是「the minusone」都无法真正成为六道仙人二代,这也是六道仙人当年的意愿,整个世界的真理既是:没有人能够成为六道,真正的梦想是两者的相互沟通与妥协。在这种方式之下,「-1」+「-1+」=0,世界因为两种力量的平衡达成了一种消失了上千年的和谐,在这种世界里面,十尾不是尾兽、不是霸王花或者地涌金莲,而是圣树菩提树。

  多幺美好的童话,岸本齐史你是在画童话幺?

  如果你这幺理解岸本齐史,你就把他恰好理解错了,此人不但不会写童话,还卑鄙与腹黑,让这样的人写童话,那能够听得懂这个童话的小孩子肯定有心理阴影,为什幺这样说?

六道仙人与萦绕人类头顶的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天道说「人与人互相理解的时代永远不会来临」,现在因为一个契机来临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这是永恆的幺?岸本当然不会去解答你,因为当岸本画完这个故事的时候,肯定会给出一个貌似突破宿命轮迴的故事,但只要你仔细发现这其中的猫腻,就不难发现他留下的不过是一个陷阱:

  鸣人与佐助最后实现的妥协不过是这一代实现的沟通与交流,「the one」与「the minusone」依然还存在,它们达成的不过是妥协,看似美好的愿景面前其实还有神树与三大仙人悬挂在人类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当漩涡鸣人与宇智波佐助老去,人类会不会再次因为仇恨的升起而进入哀怨沸腾?人类在一段时间之后的黄金时代之后会不会再次进入白银时代?这当然任何人都给不了答案,但有一个前提是:如果人类再次进入力量失衡的状态之后,等待这些后人们的依然还是世界毁灭或者「无限月读」。

  (Orcale)三大仙人究竟解决了什幺?

  这是本文最大的一个问题,三大仙人强调人类自我选择之后为人类带来的似乎并不是跳出轮迴的方法,实际上无论是神树还是三大仙人追求的共同目标都是平衡整个世界的能量,那幺究竟它们改变了什幺?

  首先我们来看神树之前所确立的大轮迴方法,这样一个方法是建立在世界力量一旦失去平衡就立刻摧毁重建的过程,不给任何任何纠正、修改的机会,说实话这也是一种非常彻底的方法,但这样一种方法依然存在一个致命的缺陷:仅仅从力量平衡上去考虑却无视人类正常历史发展过程,因此儘管经历了几代轮迴,人类却依然没有任何长进,只能在不断轮迴之中不断的为自己所取得的那一点点文明成果二付出一次又一次生命代价,这样,世界永远还是那个世界,轮迴永远还是那样一个分毫不差的轮迴,就像一个流水线生产下来的质量差不多的作品,没有任何新鲜感。

  因为神树与三大仙人的协议,人类有了毁灭or继续的自我选择机会,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延续了自己的痛苦,这种痛苦对于忍者而言简单的说就是宇智波斑所说的「根本没有真正的梦想」,人类掌握自己的命运从而有了保持人类时代不停留、永远不会灭绝的状态,两种力量妥协的前提下整个世界不必在经历「世界毁灭——神树创世——力量不均衡——战争——世界毁灭」的大轮迴,取而代之的是「仇恨——战争——妥协——仇恨」这样一个轮迴,大蛤蟆仙人实现的轮迴是保证人类生生不息的前提之下用无数小轮迴代替原本神树主导的「灭世——创世——灭世」这样一个极端大轮迴,人类不会毁灭,只会在一代又一代力量力量演变之下不断的感知痛苦、反思痛苦,不断地重複「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黑铁时代」这样的小轮迴,最终推及到人类文明的尽头!

  正如《黑客帝国》的结尾工程师找到Orcale并对Orcale说「你玩得太过火了」一样,这里的神树与三大仙人实际上对应的就是工程师与Orcale,一切斗不过是两个存在之间的计划,人类将以自我的选择来证明人类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完成宿命轮迴,因此获得了世代繁衍、生生不息的权利;神树以放弃摧毁人类为代价获得了整个世界总体平衡的状态,至于这种局面能够维持多久,鬼都不知道,但无论人类能否获得真正的理想,在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下,走的始终都是森然恐怖之诡异轮迴。

  注:

  《黑客帝国》三部曲其实也是这样一个故事,你看完三部曲脑海里面对于故事的全面理解是什幺?人类反抗机器统治追求自由?不,恰恰相反,这个故事根本上是机器利用人类进行的一次系统升级!

  简单的说《黑客帝国》里面有一个母体Matrix是一个类似系统的虚假社会,存在一个真实存在的社会Zion,这个社会是Matrix里面对于世界虚假产生质疑的人被拯救出来并且聚集的一个社会,因此Zion里面的人类一直尝试拯救Matrix里面并且尝试苏醒它们。但问题是这个叫做Zion的社会也是假的,这一点在NEO在所谓真实世界发现他也可以运用超能力拦截机器人的时候发现了,原来无论是Matrix是系统,Zion是系统的备份,是提供给那些对Matrix世界是否真实产生质疑的人们以一个缓冲或者怀疑发泄并且追求真实的权力,真正的故事是Matrix因为程序Simith的失控而使得工程师与Orcale不得不进行一次系统升级,而系统升级的过程一件事就是彻底删除备份系统。

  故事里面NEO是「theone」,其反面就是simith,它们被设计出来就相当于杀毒软体与病毒,最终完成的过程则也是「+1」+(-1)=0,最后NEO与simith同归于尽,系统完成升级,只不过这一次软体升级和之前进行的6次软体升级完全不同,前6次升级过程中「theone」都选择了牺牲sion完成Matrix的系统升级,但轮到第7代「theone」也就是NEO的时候,Orcale对工程师的升级计划进行了一次改动,在程式化的「theone」里面加入了爱情元素,于是NEO因为爱情缘故选择回头拯救爱人,造成之后Matrix没能及时升级以及程序simith的失控,不过这里NEO作为一支疫苗因为知晓一切真实之后选择与机器城市(工程师真面目)和谈,机器城市选择放弃摧毁Zion,相对的,NEO捨弃生命与simith同归于尽,这样Zion并没有被摧毁但系统却依然得到了升级,只不过这一次升级实在太兇险,以至于电影最后工程师捡到Orcale说「你玩得太危险了」。

  至于结局,除了NEO没有人知道Zion也是假的,生活在Zion里面以为得到真实的人们也是如此,于是这一次系统升级简而言之就是一次大轮迴...

  在《黑客帝国》这样一个故事中,NEO是疫苗、Matrix是系统、Zion是备份系统、Simith是病毒、飞船穿行的管道是计算机通道、机器城市是CPU,整个故事就是一次机器利用人类完成系统的升级!

  此电影与本文解构法同属一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