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天上的医学》:一位复健专科医师,为何开始学起「远络医学

我是一位复健科专科医师,真的很高兴也很感恩能够接触到远络医学,让我在医师的生涯中对疾病的想法及医者的角色,有了不同的视野与定位。

当初接触到远络医学像是无心插柳,也像是冥冥中自有注定。因为在家中信箱收到远络医学上课的宣传单,初期也不以为意,但是在第二次收到传单时,看到了其他医师学习后的经验分享,其中有一位同样是复健科医师的分享,而他的分享影响了我,我决定来听听看什幺是远络治疗?这治疗居然夸口没有消除不了的疼痛,于是我报名了远络的基础班。

冥冥之中有安排

在基础班上课时,研创此法的柯尚志医师讲了远络的基本概念,和分析西医和中医的缺失。看了一下在场所有的学员,全部是医师背景(因为没有医师资格者不能参加,有西医师、中医师和牙医师);课中,大家或许无法全部同意柯医师的说法,但也没有一位医师能够指出柯医师错误的地方。最后课程结束时,柯医师为了证实远络治疗的效果,当场徵求现场的学员──身上有疼痛的医师上台,柯医师要当场治疗给所有的人看。

当时,我的右侧肩膀肩峰锁骨韧带正因为受伤疼痛大约有半年之久,原因是背过重的电脑侧背包,而被侧背包的带子压伤。这半年来我停了最喜欢的羽毛球运动,也偶尔做些物理治疗,但是仍会疼痛。那一天上课时我的右侧关节仍不时觉得酸痛,举高时疼痛更是加剧,于是冲上了台。

柯医师问了我的情形之后,就在我的手上用两支棒子按了起来,当时被按的地方顿时觉得异常疼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柯医师放下了棒子,叫我将右肩膀动动看,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我右肩膀的疼痛居然好了7成以上,当时的心情是既惊且喜又惶恐。惊的是这远络治疗的效果居然这幺好,喜的是我的肩膀有救了,可以很快地回球场报到了;惶恐的是,疼痛是我们复健科常见的病症之一,已经有十几年复健专科医师资历的我,事实上并无把握第一次治疗就能帮病人将疼痛降得如此之多。而在场的医师并不是只有复健科医师,还有家医科、内科、骨科、耳鼻喉科等等其他专科医师,也有中医及牙医师,那我未来门诊的潜在病人不就大幅减少?所以当下我就决定要好好地学习远络治疗这门医术。

当天被柯医师按完后虽然疼痛减轻,但并不是全好了,也担心回去后疼痛又复发,所以就问柯医师回去之后怎幺办?柯医师说回去之后照着按压就好。上完课之后,回去乱压了三天,右肩膀疼痛居然全好了,更加深了我学远络的想法,就这样踏上了远络学习之路。说乱压是因为只上了基础班,根本还不会远络的按点与按压的技巧,连这样也治疗好了我的疼痛;所以学会远络也算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病人哭三次」给我的启示

早期学远络是分为基础班、初级班、中级班及高级班,每学一个阶段,所能处理的症状有所不同。譬如学完初级班,基本上就能处理一般疼痛问题,学完中级班,就能治疗发麻的症状和一些简单的内科问题,以及一些难治性疼痛如带状疱疹后神经痛、三叉神经痛、複杂性区域疼痛症候群(CRPS)等。这时候可以逐渐理解到远络已经不再是一种治疗的方式而已,而是有一套完整理论的「远络医学」。上完高级班,对于脑部的问题,譬如说自律神经失调、脑部挫伤、中风、巴金森氏症等都能处理。

事实上远络医学也一直持续在进步中,所以柯医师后来又补充到了高二班,内容是现在西医和中医都没有的脊髓病理病态的概念,让远络医师在治疗上更能得心应手,治疗效果更快更好。最后的研究班,讲的是远络的生命医学,内容提到宇宙的九大法则,更是让人难以了解,需要更多琢磨与思考。

柯医师常说,当你们远络医学学到了某一个程度,你们的门诊就会出现相对应的病人,这句话在我学远络的过程真的是证实不假。在初级班时,因为学的是远络治疗的基本对应规则和疼痛处理,而我是医院的复健科医师,门诊多的是疼痛的病人,所以就在门诊认真的练习。当时筛选的病人大致有两种:第一种是初诊病人,尤其是腰闪到的病人;看着病人弯着腰手摸着疼痛处走进门诊,经过远络治疗后病人就可以直起身体走出门诊,完全不用打针吃药,病人直呼太神奇了。另一种是病人已经治疗了一段时间,可是治疗效果都不是很好,这时我会跟病人说我学了一个新的治疗技术,可以帮助他减轻疼痛。经过治疗后,病人通常会说紧绷的地方鬆了,譬如腰鬆了、膝盖鬆了、脖子鬆了,疼痛减轻了,在几次的治疗后甚至全好了。

到了中级班课程学完时,出现了一个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病人。当时因为获得安定乡卫生所的支援,卫生所护士便跟当地的居民说:「有一位对疼痛治疗很厉害的医师要来看诊。」并且联络了一位约莫70几岁的老先生来给我看。记得那时是夏天,诊间的冷气强度有些不足,所以天花板还有一支吊扇旋转着。老先生坐下来之后说,他罹患带状泡疹(俗称皮蛇)后神经痛已经有一段时间,看过了无数的医生,也吃了很多药,甚至也去了斩皮蛇,可是每天还是很痛;病人在述说着他的病情时是面无表情的,好像症状已经事不关己了。

我帮病人检查后,他就皱着眉头,我问他很痛吗?他说:「都痛,但是可以忍耐。」治疗完后看到病人眼眶红了,我吓了一跳,以为做错了什幺事……赶忙问他怎幺了,病人说:「谢谢医生!」因为他对于自己的病原本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是卫生所的小姐一直打电话要他来看诊,说到他都不好意思,所以才勉为其难地来了。

病人说他罹患带状疱疹后神经痛已经25年,这20几年来跑遍了北中南各大医院,包括台大、荣总、长庚、中国、奇美、成大等医学中心,所有医师的诊断都一样,也都开了药,但是一旦痛起来真的是生不如死,在之前长水泡的地方会有像电流在流窜、类似触电的那种痛;而摸到皮肤时也会感到异常疼痛,连穿衣服碰到皮肤都会痛,发作时常常会在地上打滚。刚刚在问诊检查时,头上的电风扇一阵一阵地吹,病兆处也一阵一阵地痛,意思是风吹到病兆处都会引起疼痛;可是随着治疗进行,这种痛居然逐渐在减轻,而现在治疗完已经觉得不痛了。

「这25年来我找了那幺多的医生,你是我遇到的第25位医生,却是第一个能将我的疼痛马上减轻的医生,我想我的病是真的有救了。」说着说着他眼眶又红了,而我的眼睛也湿润了,我真正能体会到柯医师说的「病人哭三次」的意思了。

病人第一次哭是因为在述说他的疼痛时,因为疼痛而哭;第二次哭是因为病人在被治疗时,被按压到对应点造成疼痛的哭;第三次哭是因为多年来难治的疼痛不见了,而感动的哭。而我的眼眶湿润是因为我何其幸运,能够学到远络医学,能够真正帮助到这样痛苦的病人;我感恩上天、感恩远络、感恩我的恩师柯尚志医师。现在我们对带状疱疹产生的神经痛治疗经验是:一旦有神经痛的症状产生,立即介入远络治疗,病人都能很快地恢复健康,不会转变成带疱疹后神经痛。

书籍介绍

《来自天上的医学:治痛革命,神奇的远络疗法!》,木果文创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陈炫名
绘者:卢意煊

风靡日本,造福上万病患的创新医学。三次元的症状,用四次元的诊断,五次元的治疗,难治性疼痛、久痛缠身、疑难杂症……病因一目了然,不必吃药打针,很多症状都会痊癒。

肩关节疼痛、难缠的网球肘,竟然跟腰椎有关?大腿痛在远络治疗下得朝胸椎找病因?颈椎引起手发麻、腰痛併脚发麻,不用拉脖子拉腰、免挨刀?三叉神经痛、带状疱疹后神经痛、中风、CRPS等难治性疼痛,甚至久痛不癒的疑难杂症病人,宛如找到了救星!而病人在诊间常问的一句话竟是:「医生,你怎幺都知道!?」本来就是这样!远络医学能突破现今主流及传统医学的局限,另闢蹊径,在于它是真正可以揪出病因的医学──用中枢四次元的诊断思维,回推病人主诉的病症(三次元),许多複杂的病因看来也就非常简单,再以五次元宏观来治疗。这好比人的鼻子、嘴巴原本就长在那里,有什幺道理?本来就是这样!

《来自天上的医学》:一位复健专科医师,为何开始学起「远络医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