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FA迷雾已经釐清?

ECFA迷雾已经釐清?
幕僚互呛、立委互斗、高层互贬的序曲终了后,代表正方与反方立场的双英会主角终于披挂登场,对攸关台湾未来十年政经走向的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进行了一场关键性的公开辩论。在众声喧哗、论断输赢之际,基于民众必须了解公共政策,以及台湾必须确保自身利益的基本前提,来观察双英在辩论会中的表现,自会在谁输谁赢之外,另有一番较为务实的评断。

区域经济整合浪潮下的自由贸易协定,虽不是国家发展万灵丹,却也是不能忽视的选项之一。当中国崛起已是公认的事实,中国大陆又已是台湾极重要的经贸伙伴,两岸在未完全化解敌意、达成更高层次的和平协议前,台湾能不能藉由与对岸签署ECFA,以避免被边缘化并强化对中国输出的竞争力,及国内市场若因两岸贸易自由化而更加开放后,弱势产业受到冲击如何弥补,自是任何政党在执政时不能迴避的重要议题,也是双英辩论最该清楚呈现的论述。

基于此一角度来看双英辩论的表现,可以发现,马总统在辩论过程中,一直以宏观视野、负责的政府、稳健步伐,及充分因应做为主要诉求,强调与对岸签署ECFA,不但可打通台湾在世界经贸舞台上施展身手的任督二脉,还可因减缓企业出走、增加外人投资台湾而稳住或开创更多就业机会;而政府对国内弱势产业因市场开放而受到的冲击,也将透过编列新台币九五○亿预算及其他辅导措施,实施必要保护。整体而言,马的论述可说是对ECFA的利多于弊,又做了一次充满自信的宣传。

而蔡主席在整个辩论过程中,则是不断强调,两岸如果签署ECFA,台湾虽有少数产业会因关税消弭而获利,但长期而言,因为对大陆农产品、工业产品及服务业开放台湾市场,终将造成更多失业人口及贫富差距扩大,而造成少数人获益、多数人受害的短多长空局势。蔡也进一步提出东亚战略因素及中国政治动机问题,指称马政府现在就签ECFA,是一种冒进政策。此外,蔡也强调ECFA无法脱离WTO的原则,而有其对国内产业难守的保护界线。

平心而论,双英对这场辩论会可以说都是有备而来、攻守兼备。两人虽然都未接受过辩论的专业技术训练,但在口语传播方面的表现,已超过辩论会前大家的期待。比较让人感到美中不足的是:由于ECFA涉及许多国际贸易上的专业知识,双英在此交锋时,显然都无法以老妪能解的通俗语言,让一般民众参透其中癥结,而突然变成马教授与蔡教授的视讯教学论战,因而减低了双英辩论的社教功能。

其次,双英在陈述利弊得失时,引用的数据资料南辕北辙,某些关键数据也都缺乏有力佐证。例如ECFA究竟会使多少人失业,马说十万,蔡曰五百余万,就使人难以判断孰言为真。一旦ECFA有变,台湾何去何从?马只说不惜破局,而未提另一套完全不同的备案;蔡则只说要在WTO架构下继续与各国进行贸易谈判而语焉不详。也让人担心这两位朝野领袖究竟对台湾的未来,有没有够灵活的多元应变能力。

不过,整体而言,这场双英会还是具有一定的正面功能。至少,看过辩论节目的民众,应该多多少少对ECFA有更多认识;马总统与蔡主席也应该可以经由这场唇枪舌剑,对自己及幕僚更加自我鞭策,在向民众宣导ECFA的利弊之前,自己应该更加用功,深思ECFA对台湾究竟有何影响,以及影响多大。不管ECFA签不签或怎幺签,从这场辩论的过程中可以看出,蓝绿双方完全自我感觉良好及完全无视对方意见,恐怕才是民众最该忧虑之处。

<本文仅供参考,不代表本会立场>
<本文曾刊登于99年4月26日中国时报「时论广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