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六四事件的镇压,是1989年在中国爆发的八九学运的终点,也标记着中国抹灭不去却仍未被政府正视的历史记号。当时的学生们崇尚自由,标语写着「不民主,毋宁死」。

在六四事件25周年的今天,让我们一起回到1989年,八九学运发生的起点。

曾经,中国也充满对民主的想像与对自由的渴望,随着邓小平的上任后带来的改革开放风潮,中国人民更开始有了公开针贬时事的勇气;同时,经济发展后引起的贫富差距、官员腐败和政府的过度集权,也逐渐引起社会不满。

,随着被视为开放先驱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中国学生们开始透过自主集会、游行等方式,在悼念胡耀邦的同时表达对政府的不满。到了4月18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已聚集了约6000名学生,表达对政府积怨已久的愤怒,要求政府解决贪腐问题并兼顾社会平等,并且开放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等民主目标。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八九学运引起全中国人民的响应,面对政府的过度集权与腐败,以及经济发展后逐渐失衡的社会,全中国各地的青年都选择上街游行表达愤怒。

这场由学生发起的抗议运动受到全中国人民的重视,南京、上海、天津等各地方城市都发起了游行响应;4月21日,更有10万人再次聚集在天安门广场,无视中国政府清场的要求。抗议学生积极要求与政府对话,4月22日官方举办胡耀邦悼念会时,3名学生跪在人民大会堂前呈上请愿书,但中国官方直到最后都拒绝接收学生意见,请愿学生无功而返。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当时的中国明显比现在更为开放,人民也不畏惧公开表达自由意志,在学运佔领天安门广场最激动的时刻,学生甚至用黑布罩住广场上的毛泽东画像。

面对政府的无视,4月23日北京临时学生会联合会号召全中国学生罢课,一直以来的抗议举动,终于中国政府透过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在4月26日表达立场,表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人民日报的举动引起了4月27日50万人上街头抗议,抗争者随后也在5月4日举办五四纪念游行。

5月13日,近20万名学生开始在天安门静坐绝食,抗议中国政府不肯沟通;5月18日,当时的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终于邀请学生代表吾尔开希进行对话,但结果以各说各话作结,并未达成共识。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在戒严后,想要进入北京城的军队被数十万名北京市民阻挡,迟迟无法进行肃清。

5月19日,当时的中国总书记赵紫阳来到天安门静坐现场,声泪俱下地呼吁学生暂停绝食,学生们也因此态度转趋和缓,只是5月20日李鹏却公开在电视上表示将强硬对付动乱,并于当日开始戒严。戒严令下,镇守在北京四周的坦克却被数十万名北京市民阻挡在城外,人民们高喊着:「我的城市没有动乱,你们不需要进来。」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受不了政府蛮横的学生在毛泽东画像对面立起了民主女神像,象徵对民主的渴望。

戒严第3日,政府的强硬引发了中国有史以来最庞大的百万北京市民大游行,学生更在当日于天安门广场毛泽东画像的正对面,立起了民主女神像;5月28日,来自全球的华人都公开表态支持学生行动、抗议中国政府宣布戒严。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在六四镇压的隔天,白衣黑裤的王维林孤身阻挡即将进入北京的坦克的照片被拍下,成为后世知名的『坦克人』。

晚间至6月4日凌晨,中国军队趁着夜色将坦克开进北京城,天安门广场上集会的学生被迫撤离,行动最后造成了数以千计的市民与学生被射杀或遭坦克辗毙。六四事件造成的伤亡人数,至今未有準确数据,仅有6月6日中国国务院发言人袁木暂时粗估的数据:「死亡情况,军队和地方加在一起的初步统计数字是近3百人,其中包括部队的战士、罪有应得的歹徒和误伤的群众,当中23名是北京各个大学的学生。」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一位母亲正拥抱着她在六四镇压中死亡的儿子,他曾经是清华大学的学生。

六四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将其定义为「暴乱」,并且禁止人民以任何形式的讨论或悼念;同时由于中国官方封锁相关资料,使得六四事件的许多细节仍无法证实,光是死亡人数的估计数目,便有数百人到数千人等各式版本。国际社会在事件后广泛谴责中国政府以武力镇压平民,而各界要求为六四平反的声音也不曾间断。

25周年,八九学运的前世与今生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在,学运领袖曾经在人民大会堂前,和数千名学生一同朗诵嚮往民主的诉求;如今这里已成为平民勿近的管制场所。

八九学运最初在外国媒体眼中是什幺模样?在六四镇压发生前,曾有抗议者曾向纽约时报的记者表示,「我们的生活已得到改善,但我们不只要填饱肚子,也要享有权利。」而整起运动甚至被外媒评价为「最有礼貌的抗议活动」。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在1989年5月中旬,绝食行动达到顶峰,医护人员曾经在这块广场上,陪伴着因脱水而昏倒的抗议学生奔向医院。

时任纽约时报驻北京分社社长的Nicholas D. Kristof回忆,在那个进行镇压的恐怖夜晚,最英勇的是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蹬着三轮车用送伤亡学生的人力车夫。他们置生死于度外,留着眼泪载送受伤的同胞,「一位车夫在经过我时刻意放慢了速度,想让我记录、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发生的事实。这些中国车夫并不能很準确地出民主的定义,却甘愿为了民主付出生命。」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王维林阻挡镇压坦克的道路,如今车水马龙。

当时身处北京饭店阳台上的美联社摄影师杰夫‧怀登(Jeff Widener),在刚经历镇压的长安街上拍下了历史性的一瞬间:一名白衣黑裤的青年阻挡在一列即将开进天安门执行清场任务的坦克之前,挥舞着双臂、甚至爬上坦克试图与驾驶对话,想阻止坦克前进;这张照片几乎成了二十世纪最有名的照片,被称为「坦克人」。

阻挡坦克的青年叫王维林,在这张照片拍摄后,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下落。怀登表示,王维林并不是当时有名的菁英,他的名字甚至没有出现在日后人们要求平反的名单之中,他相信王维林只是当时一个小小市民,再也无法忍受他过去几日所看到的一切,于是选择挺身而出。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曾经,镇压坦克与北京人民间的紧张关係,如今再也看不到。

过去,若在中国境内使用网路搜寻「六四」,只会得到一片空白;而在今年,六四事件25周年的前夕,中国照惯例封锁网络,并且拘禁与六四相关的异议人士,要求民间不接触、不提起六四;就连民众使用微博,在六四当天搜索「今天」,也只会得到「依据相关法规和政策,『今天』的结果未与显现。」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六四25周年的今天,天安门广场上「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的标语依旧,但追求民主的热血已无法在街头轻易瞧见。

在六四事件满25週年的今天,清晨5点的升旗典礼照常举行,安检工作依旧严格,只是现场的便衣、公安和武警却比游客更多。在这个日子,官方对自己的同胞小心谨慎,对外来的旅客更不太欢迎。一名记者想拿起相机记录,却立刻被一旁的公安制止,他们说:「欢迎你来看升旗,但要是採访就不可以了,没申请是不允许的。」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曾经,追求民主、文明和公正的学生们露宿街头身体力行;而如今,只剩下被观光客忽视的标语,还在呼唤着中国的民主。
过去的八九学运,如今的中国学生

而如今的中国学生,他们眼里的六四事件又是什幺样子?根据美国公共广播电台的调查,对北京4所大学100名学生展示知名的六四「坦克人」照片,只有15人了解照片的由来、19名学生猜测是一场阅兵仪式,而大部份人则对该张照片茫然无知;其中,少数知道「坦克人」的北京大学生也以话题敏感为由,迴避谈论照片内容,选择迅速离开。

中国媒体新唐人则访问了就读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多数的留学生不知道「坦克人」照片,但却明白六四是过去的学生运动。部分学生指出,他们理解当年的年轻人为理想奋斗的热血,而每一代的年轻人都有责任为国家和社会贡献,同时追寻理想的方法,也应该与时俱进。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一名在六四镇压中受伤的中国学生,紧握着手中的军人帽,眼神悲伤。
执着正义的同时,未来的中国将面对的是谁的民主?

25年过去,引起六四事件的那股追求民主的热血,难道就这样在中国乾涸了吗?关键评论网特别採访了两名不愿具名的中国交换生,了解六四在他们心中的印象,以及对民主的想像。两位学生共同表示,中国的教科书对六四只字不提,但中国的青年也并非外界所想的那般无知,他们常由家长、老师在私下透露的细节,了解到1989年曾经发生了一场学运,并且用自己的方式,隐讳地在六四当天表示哀悼。

「中国政府否认六四虽然对中国人是一种伤害,但外国媒体的报导,有时只像是要刻意形塑中国的负面形象,会让我觉得是一种打压。中国也确实需要做到转型正义,只是现在还不是时机,中国的体系太过庞大,政府贪腐和社会主义这顶大帽子,都是阻挡中国反省六四的障碍。」

一名来自中国的女大学生表示,「我从小接受正统的中国教育,相信许多中国人和我一样是『民主无能者』,许多遭受国际批评的中国现况我们其实也并不满意,只是在进步的道路上,中国还需要突破很多障碍。但即使是要突破中国的窘境,难道只有走向和西方一模一样的民主才是正确的吗?我不知道,这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896425,解放「民主无能者」的转型正义密码
当年奋力追求民主的青年们想冲破公安的防线;如今的中国学生,能延续过去、冲破考验吗?

另一名来自重庆大学的交换生则表示,「包含六四事件的整个八九学运潮,因为是中国政府与青年学生诉求间的直接对抗,事件造成后的责任分配明确,使得六四成为一个敏感的话题。而六四当时的许多领导人至今仍健在并发挥着政治影响力,使得六四的反思面临巨大的困难,但是外媒将中国学生形容得完全无知,也过于偏颇。」

「我支持政府反思六四,只是中国人民缺乏民主训练、官方缺少民主思维,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善。我对中国的未来感到乐观,只是要改变的是13亿个中国人,由千千万万个利益组成的中国,而不是如当机一般、简单按个重新启动就能解决的问题。我们所追求的是未来的中国,而『改变中国,也将由我做起』。」

如今,天安门地板上的血迹已乾涸,我们仍细数着当时的照片,彷彿当晚的镇压仍历历在目。六四是所有华人的共同记忆,确实需要一抹正视和反省的眼光;然而,在年复一年缅怀八九学运的同时,我们是否也该思索,在未来的路上我们所要继续追求的,究竟是谁的民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