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的生活,都可能引发「边缘人格」永无止境的焦虑

每天的生活,都可能引发「边缘人格」永无止境的焦虑

当焦虑来临时,世界充满张牙舞爪的怪物

恐惧,是幼儿时期我们所遇到的第一件大事,成人后,却成为我们很少谈论到的情绪。它看似强烈,同时也反映出人脆弱的一面,在我们的文化中并不是一个能被接受的词。我们倾向于不表达心里的脆弱,而是身体的病痛,所以渐渐地,恐惧被我们悄悄地转变,变成我们能接受的「担心」和「焦虑」。这也是我所看到的,人世间最令人心疼的人生样貌。

「每一天,都有好多的事情值得焦虑和担心:工作环境不佳、职场上的人际冲突、自己的健康问题、亲密伴侣关係的失去、别人看似没有意义的谈话与交流内容……对我来说,这些都会变成永无止境的焦虑,让我担心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这些焦虑、担心平常不会发生,但若是有任何风吹草动,让它变得『可能发生』,我会期待能把它控制在手里──用自我伤害的方式,对付可能会离开我的另一半;用情绪勒索,控制想要自己空间的孩子;减少去陌生地方;一直吃熟悉的食物;做规律性的仪式动作等。面对这个张牙舞爪的世界,我每天都不由自主地全身紧绷、烦恼,甚至因为无法控制场面而忧郁、难过。这些事情没有所谓喜欢或不喜欢,因为我确信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孤独、危险,一点都不安全。」

这段文字所描述的这些辛苦的人们,我后来知道他们有个专业名词:边缘型人格疾患(Borderline Personal Disorder,简称 BPD)。

在我开始谘商工作前,还在受训实习阶段时,「人格疾患」还很少人谈论,虽然在书上看过资讯,但那时甚至还有人不知道边缘人格到底包含哪些症状。不过,令人讶异的是,所有碰过这类型人格疾患的人,都说他们对专业助人者来说,是不容易治疗的对象,甚至很难帮助他们。即使有天真的碰到了,个案往往欲言又止,很难讲清楚,让人一头雾水。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代表的是什幺,直到我开始谘商工作,真正深刻地接触到这些人事物之后,我才发现一个共同的议题:其实我们并不了解他们。很多关于边缘人格的描述,都是书本上的知识,甚至是一些传说般、口耳相传的故事。

我在书里面所看到的他们,充满了很多的负面线索和诊断标準,所有我听到、看到的内容,都是以「专业知识」的面向去解读,有点理性,有点冷漠,再加上一些认为这种人是「患者」的想法。我们很难去了解他们生活中的困难与挫折,只想着要好好地「治疗」他们,而不是尝试提供他们真正需要的协助。

这样的觉察与反思,让我深刻惊觉,所谓的「专业」,反而让我远离了我想要帮助的人群、想要投入的助人事业,特别是这类「不讨喜的人格疾患」。因此,我开始在自己的接案经验中观察:符合边缘型人格疾患诊断的人,到底他跟我们有什幺不同?为什幺这个不同会让我们给他们一个诊断指标,而不只是被看成一般的适应问题?

非常令人讶异地,我发现生活周遭充斥着这个族群的伙伴,他们有着很多不同的样貌,複杂到常常让人搞不清楚他们真正的样子……

在亲密关係中,他可能是一个容易不安、自我中心且具掌控欲的伴侣。在工作中,他可能会是一个挑剔而在乎细节的老闆或同事。在家里,她可能是既爱撒娇又孩子气,任性、情绪容易起伏变化,有诸多要求,又想黏着孩子的母亲。在朋友圈,他可能是一个没有界线,不停在不同圈子中大谈生活委屈的抱怨者。而若在不熟悉的环境中,他又反而会是一个默不作声,有点畏缩、胆小,没存在感的人。

在我投入边缘型人格疾患的相关专业研究领域后,前后在台湾看到了几本类似的书籍,但依然没有跳脱出专业者的叙述与框架。为这类型的人发声的相当少,仍然都是从病理的角度去书写。而我身旁这些活生生的例子告诉我。不要再用书本上的知识去理解他们,因为那些观点跟他们真实的生活样貌距离好远。

我想要用我自己的生命跟他们互动,看到他们的内心与生活,也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地提供更适当的协助模式。

我在谘商工作后第四年,决定出来开相关的专业课程及训练,因缘巧合下,有很多边缘型人格疾患的伙伴们听闻课程,也都来「点亮」上课。我不敢说自己透过这样的方式,帮他们发声或做了多少,但我因而有了很多边缘人格的学员,也陆陆续续地,获得更多与他们相处的机会。

好几次,我在台上上课,下面的几位学员看着我掉泪,也有些伙伴面有异色,不断地窃窃私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在上课的过程中,有位学员愈听脸色愈是难看,最后,课程没有上完就离开了。后来我又碰到这位学员来上其他课程,他告诉我,那是他第一次听到自己的问题被如此具体地说出来。他没料到自己的状况会在课程中被这幺直接、具体地讨论,要面对那些失落与痛苦太辛苦、太难过,当下脑中只有想离开的念头。儘管如此,他还是想要帮助自己,想要努力让自己更好,所以他做好心理準备后,又回来了。

这是我心中觉得非常有价值,也继续做这件事的原因。

恐惧、焦虑与对生活的不安,是这些伙伴一辈子的课题,但他们从来没有想要放弃在自己的生活中寻求平衡,甚至一直努力尝试掌控、协调,以预防所有可能发生的后果。这些伙伴是如此地积极求生,努力追寻生活的价值,然而过度用力与在乎的结果,常导致生活中的悲剧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我看着他们那幺努力,却不被大众了解,且被摆放在专业的框架之中,反而无法帮助他们。因为太多的事情发生在周遭,情绪勒索、控制狂、自杀威胁、危险情人等,都是会被拿来放在他们身上的汙名及标籤。这些负面资讯教会他们隐瞒、操控关係,他们虽然努力寻找突破的方法,却也因为外在的压力,增加现实生活里的冲突。他们紧张、焦虑、愈陷愈深,不安感加重,不断跳出,又重返之前的压力因应模式。这样的辛苦,不断在他们的生命过程中轮迴,又再加深。

这本书的诞生,与我成长经验中很多重要的转折有关。我的专业是重视人际关係的存在取向,里面有许多实际的体会影响我至今。我不断尝试去理解他们的生命如何存在,特别是可能造成不安的相关因子;我看到他们为了摆脱自己内心的不安,而像无头苍蝇般,到处抓住任何可以依赖的人,然后用许多看似无意义、怪异、不合理的方式,试图让自己好过一些。

一旦焦虑源停止、消失,他们又能恢复成讨人喜欢的好人形象。这类型的人隐匿在你我的生活周遭,以不同的行为、样貌,出现在各种人际场合。特别的是,在华人的电影、乡土剧、传统家庭跟人际互动中,我们会觉得这类人的夸张情绪、暴躁行为(俗话说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是可被接受的、有原因的、非常习惯的。直到有天,我们才发现自己陷入对方不断的情绪勒索、予取予求,我们感到沮丧、辛苦,而忘了当初自己是如何毫无界限地包容对方。这就是华人社会的日常,日常到我们对这种肥皂剧会有的洒狗血剧情习以为常。

我希望这本书能帮助有类似情形的朋友了解自己的状况,增加觉察并寻求协助。另一方面,也希望藉着这本书,改变目前世人对边缘人格伙伴的误解与汙名化,特别是从有着诸多侷限的病理观里跳脱出来,真正地去理解他们。

谨以此书献给我太太、所有支持我的家人,以及期待这本书许久的专业伙伴们。

没有你们,这本书不会诞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