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錶专题】追寻德国製錶起源:朗格与德勒斯登

【钟錶专题】追寻德国製錶起源:朗格与德勒斯登德勒斯登是历史上重要的文化、经济与政治中心,是德国东部重要的科学、艺术发展地,过去更有「易北河上的佛罗伦斯」之称。

德勒斯登位于德国东部易北河谷地,距离柏林有200公里远,目前也是德国萨克森自由州的首府,约有50万人口居住在此,是重要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心。过去这里曾为历史上萨克森王国的首都,也因为这个缘故,你会看到城区内有许多优美的传统钟楼、城墙与现代建筑共存,漫步在这座城市中,现代化的电车刚从眼前驶过,下一秒,映入眼帘的便成了古朴老旧的尖塔与城墙,新旧之间交错的建筑景色,美不胜收。

德勒斯登之所以能够蓬勃发展,最大的推手是有「强者奥古斯特」之称的奥古斯特一世(Frederick Augustus I),这位神圣罗马帝国的萨克森选帝侯,在18世纪时大举兴建德勒斯登,茨温格宫(Der Dresdner Zwinger)便是他最着名的杰作;此外他更打造一座绿穹珍宝馆(Green Vault),这是全欧洲最大的皇室珍宝博物馆,举凡珠宝、珐瑯、瓷器等奇珍异宝,都成了奥古斯特的收藏,走进其中,你会看到许多不同方式的工艺呈现,更有远自于印度的艺术作品。听当地导游笑着说,强者奥古斯特把钱都拿去收集珍宝跟兴建城市,但也因为这样子没钱打仗,国力上没什幺发展就是了。

君王出巡图是德勒斯登着名景点之一,上头有两万多片瓷绘所组成,绘出历代萨克森的国王。

这位君王对德勒斯登另一个重要贡献,就是茨温格宫了,其中的的数学物理沙龙(Mathematisch-Physikalische Salon),于1728年正式建立,是专为科学与计时仪器收藏所设的博物馆,举凡怀錶座钟到自动机、星象仪,馆藏相当丰富。事实上,德国製精密製錶的摇篮,正是这座数学物理沙龙,拥有丰富的馆藏资源的数学物理沙龙,在18世纪设立后,便让许多天文家、数学家聚集在此。当时天文家们在观测星象的同时,需要精準的时计来加以辅助,然而,一开始他们仅能从瑞士或其它地区购买钟錶;随着钟錶需求越日益成长,德勒斯登当的也开始发展起自己的製錶。也就是在18世纪后期,数学物理沙龙凭藉着天文台与报时服务,被誉为了「萨克森的格林威治」,得以想见当时德勒斯登的钟錶发展程度。

茨温格宫是强者奥古斯特所兴建的建筑物中最重要、也是最出名的,它不仅是皇室宫廷,更收藏许多艺术、文化、科学仪器。茨温格宫数学物理沙龙中收藏了许多专业计时仪器,当中更包括1994年、朗格复兴后的首款作品Lange 1腕錶。

讲到了德国製錶,就不得不提到这两个人:古特凯斯(Johann Friedrich Gutkaes)与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 Lange)。前者是当时萨克森王国的宫廷製錶名匠,后者则是他的徒弟。19世纪初,阿道夫.朗格在古特凯斯的训练下学习製錶,后来远赴巴黎、瑞士等地,习得更多专业知识;回到德勒斯登的的阿道夫.朗格,更在1841年时与师傅古特凯斯共同为森帕歌剧院(Semper Opera)打造一款独一无二的五分钟数字钟,时至今日这个座钟仍在森帕歌剧院中完美运行,虽然中间曾历经祝融付之一炬,但后来又旋即重建,且躲过二战时的轰炸。五分钟数字钟可以说是最能代表德国製錶的精神象徵,它更成为重生后的朗格,在製作手錶作品时的灵感来源,甚至你会在其它德国製錶品牌上,看到相似的影子。

森帕歌剧院前的剧院广场上,有着萨克森国王约翰的青铜骑马雕像。森帕歌剧院中的五分钟数字钟,是由朗格与师傅古特凯斯共同製作。朗格在2009年推出了Zeitwerk系列,便是将五分钟数字钟的意象完全複製到手錶上,独特的视窗显示时间,与历史座钟如出一辙。这款式Zeitwerk Striking Time腕錶,定价NT$3,528,000。

德勒斯登有如此重要的製錶历史,为何今日的德国製錶重镇会是在格拉苏蒂?其实过去格拉苏蒂这个地区出产银矿,曾经繁荣一时,但随着银矿开採殆尽,19世纪初格拉苏蒂沦为贫困不堪的小镇。回到德勒斯登的阿道夫.朗格看见这个问题,决心挺身而出、向萨克森政府请命,希望在格拉苏蒂建造錶厂,以改善与振兴当地状况。1845年,阿道夫.朗格正式于格拉苏蒂建造錶厂,并开始培养当地的年轻人成为錶匠,后来他更任职格拉苏蒂的镇长,提升当地基础建设。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后,格拉苏蒂的製錶工业开枝散叶,不仅发展大大小小的相关工坊,后来更设立专业製錶学校,为德国专业製錶打下深厚根基。

格拉苏蒂小镇最早产银矿,后来因矿产枯竭而没落,后来因阿道夫.朗格开始在此发展德国製錶工业,始成为德国的钟錶重镇。1990年代复兴后的朗格同样选在格拉苏蒂重建錶厂,距离过去朗格故居仅短短数分钟路程。

总结来说,朗格的品牌历史,与德勒斯登、格拉苏蒂这段三角关係密不可分,共同乘载着德国製錶的发展过程。格拉苏蒂地区将製錶技术传承延续,至于德勒斯登则是精神核心。有趣的是,德勒斯登从二次大战德勒斯登被大规模轰炸、几近全毁,到后来1990年代才得以重建,这不正与朗格有相同的命运?在探索德勒斯登的这段旅程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当地导游,在看着同业手上所戴的朗格所说的一段话:「好好珍惜它,你正戴着萨克森的历史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